>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二手青梅
【6.2折】二手青梅

臉紅紅BR829--喬湛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喬湛
出版日期:
2015/12/10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82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8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43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7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54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1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85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00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88
夜劫
NT118
銷量:14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62
友妻
NT118
銷量:7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68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63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5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63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8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86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9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79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6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0
夜劫
NT11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4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37

熱戀時的男人,那股聰明勁兒怎麼也用不完;
熱戀時的女人,那股傻氣樣兒怎麼也說不完。

據說顧敏一還在老媽的肚子裡的時候,季帆就認定了她,
多年後,身為青梅的她成了他正牌女朋友。只是,人家都說,
太容易得到的都不會珍惜,不然為什麼她對他那麼死心塌地,
他還敢跟別的女人搞曖昧,既然這樣,那她也不稀罕,
可沒想到,分手時這男人比她還瀟灑,頭都不回地走人。
可分手都分了,這男人六年後不但跑到她面前,還很厚臉皮的說,
他要跟她結婚。笑話,她都不要他了,憑什麼他說要娶她就一定要嫁?
她的行情可是好得很,他想吃回頭草?她才不讓他啃!
哪曉得,季帆這男人打死不退,什麼叫不讓她再逃了,
她是他的女人,六年前他不懂哄她,六年後他會補回來的。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是誰把那些噁心的東西放在我桌上的?」安靜的辦公室裡陡然響起一道火爆的聲音。
  緊接著門口出現了一個有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性感尤物,一件寶藍色的西裝外套,內搭同色系的連身裙,配上一雙白色高跟鞋,穿著時尚,幹練中不失優雅韻味,她就是如意工作室的創始人,顧敏一。
  此時她正一手插著腰,一手指著自己辦公桌上的那一束火紅的玫瑰花。她剛來的時候上面明明還是空著的,沒想到上個洗手間回來,卻憑空出現了一束玫瑰花,裡面放了張卡片,寫著一大堆噁心巴拉的話,一看就是從網路上抄下來的,看不出送花之人有多用心。
  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怎麼能讓人隨便進我辦公室。」顧敏一媚眼一掃,看著新來的前臺小妹。
  前臺小妹又怕又緊張,老闆氣場好強啊,「顧姐,是、是李先生硬闖進來的。」
  李先生,又是他,顧敏一秀眉輕擰,「他人在哪?」
  「他、他走了,說是到時接妳下班。」
  接她下班,到時可別怪她將他揍成豬頭了,顧敏一勾唇,冷笑著轉身就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小嵐姐,顧姐生氣了嗎?」
  林如嵐是顧敏一的高中兼大學好友,同時也是如意的金牌策劃師,她微笑著安撫新來的前臺小妹,「她不是在生妳的氣。」
  「真的嗎?」前臺小妹心有餘悸,其實老闆也沒有罵她啦,但她就是覺得很緊張,「顧姐氣場好強哇,我以為她會氣得炒我魷魚。」
  「妳別被她外表嚇到了,她啊,根本就是刀子口、豆腐心。」想到自己剛認識顧敏一的時候也被她冰冷的外表和火爆的脾氣嚇到過。
  回到辦公室的顧敏一仍是覺得憤憤難平,說起那個姓李的傢伙,是她的第……嗯,N個相親對象,明明在相親的時候就說清楚、講明白,她對他沒興趣,偏偏那男人白目地將她的拒絕當成欲擒故縱,送花已經是小事,時不時地發曖昧簡訊到她的手機裡才讓她忍無可忍,這已經嚴重影響到她的生活了。
  顧敏一伸手抄起桌上的花,看也不看一眼,下一秒,嬌豔的玫瑰在空中劃了一道美麗的弧線後,準確地落在角落的垃圾桶裡,賓果,看來自己投籃的水準沒有退步,這讓顧敏一的心情略有好轉。
  這時一陣清脆的鈴聲響起,是熟悉的號碼,顧敏一笑了笑,按下通話鍵,「奶奶。」
  「一一,想奶奶了沒有?」顧奶奶年紀不小,卻仍有一顆少女心,「奶奶想妳了。」
  「我也想妳了。」
  這句話果然受用,顧奶奶笑得合不攏嘴,「一一,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妳都不怎麼回家陪奶奶吃飯。」
  「哪有,我不是前天才回家了嗎。」顧敏一有些好笑地說道:「奶奶這個時候怎麼會有空打電話給我?」一般這個時候顧奶奶會在公園和老人們打太極拳。
  「是這樣啦,我聽說妳的工作室在招攝影師,奶奶剛好有個朋友的孫子想回國發展,就去妳的工作室好不好?」
  「到我的工作室?」顧敏一輕擰秀眉,「奶奶,不好意思,我可能沒有辦法答應。」
  「為什麼,妳那裡不是正缺一名攝影師嗎。」
  「奶奶,妳不知道啦,熟人不好辦事,再說現在是旺季,我需要的是能做事的人,而不是實習生。」她實話實說。
  「人家才不是……」差點說出對方是攝影大師的顧奶奶連忙住口,她怎麼會忘了自己的孫女有多精明,「我不管,我已經答應我朋友了,難道妳要奶奶當一個言而無信的人嗎。」
  「奶奶……」顧敏一對顧奶奶的任性很無奈,「我可以幫他介紹其他的工作。」
  「哼,我就知道,妳根本就不疼奶奶,我看你們根本就是在唬弄我這個老太婆。」顧奶奶使出大絕招。
  天地良心,她最愛的人就是奶奶了,因為童年的時候父母忙於生意,她算是奶奶一手帶大的,那份情感就連父母都無法替代,奶奶明明就知道的,還老愛拿這個來堵她,偏偏奶奶每次這麼說,她都不得不妥協。但她可不是公私不分的人,「我的要求很嚴格的,奶奶確定那個人受得了嗎?」
  「這個妳可以放心,奶奶保證他不會讓妳失望的。」
  話都說到這個分上了,她還有拒絕的餘地嗎,「那先讓他試試吧。」
  「我就知道一一最愛奶奶了。」顧奶奶目的達成,心情愉悅,「對了,週六的相親不要忘記囉,地點是……」
  「地點是浮水印西餐廳,下午五點,我怎麼敢忘記。」提起相親,顧敏一頭都大了,偏偏她最怕聽見奶奶來那套「過一日,少一日」的悲情攻勢。
  「那奶奶就不打擾妳工作了。」顧奶奶達成目的後也不好再繼續打擾孫女工作,便掛了電話。
  結束了通話,顧敏一讓前臺小妹給自己沖了杯咖啡進來後,開始一天的工作。

  ◎             ◎             ◎

  週六,浮水印西餐廳裡。
  藍襯衫、紅領帶,眼鏡居然是黃色的,顧敏一一看這男人的打扮,也不得不嘆息一聲,誰讓她從事的是婚禮策劃的行業呢,對美的要求一直以來都很高。好吧,品味可以不重要,也許眼前這個相親男在外表下有著不凡的內涵。
  「顧小姐平時的愛好是什麼呢?」相親男左腳疊在右腳上,伸手推了推眼鏡,居然還翹起了蓮花指。
  顧敏一盡量忽視他騷包的姿勢,淡淡道:「打籃球。」
  「打籃球,我不喜歡打籃球,最討厭流汗的感覺了。」說完還嫌惡地揮了揮手,蓮花指尤其刺眼。
  顧敏一嘴角一抽,壓抑著想一掌拍死他的衝動,「那你假日都在做些什麼?」
  「吃飯、睡覺、打電動。」
  「先生……」
  「我最喜歡看動畫,聽說這樣可以保有一顆童真的心……」相親男開始口若懸河地說起他這些年看過的動畫。
  「這位先生……」顧敏一徹底無言了,或許從一開始她就該找藉口溜走的,而不是聽這個男人在這裡講自己對簡單的快樂的嚮往。
  她現在開溜還不算遲吧,正當顧敏一愁著該找什麼藉口開溜的時候,一道清朗的聲音響起,「親愛的,原來妳在這裡。」下一秒顧敏一覺得自己的腰一緊,緊接著腰上多了隻男人的大掌,她蹙起眉,正想揮拳揍這個該死的色狼一頓,他似料到她的動作般,大掌準確地包住她蠢蠢欲動的手掌,低聲在她耳邊吹著氣,「我是來幫妳的。」
  幫?她可不記得自己找了個幫手,她張嘴想要怒罵,卻在看見他的臉後呆若木雞,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季帆,眼前的人不是消失了六年的季帆還能是誰。
  顧敏一正想大罵他到底想幹什麼,相親男已經替她開了口,「你是什麼人?想幹什麼?」
  顧敏一幾乎想為他鼓鼓掌,總算表現得像個男人了,可是季帆的話卻將他千年難得一見的英雄氣概生生扼殺,「她是我的女人。」
  「什麼?」
  男人尖細的嗓音讓顧敏一的秀眉擰得更深,不對,現在不是嫌棄他嗓音的時候,眼下她反而要煩惱如何打發季帆,「這位先生,我根本不認識你,所以請你不要在這裡發瘋了好嗎。」顧敏一咬牙瞪著季帆,眼神透出「要發瘋請滾回精神病院」的警告。
  轉向相親男的時候,顧敏一臉上多了絲笑容,「吳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剛剛聊到哪了?」希望她臉上的笑看起來不要太假。
  「顧小姐,我姓林。」相親男臉上寫滿了糾結。
  季帆揚了揚眉,一臉興味地凝視著顧敏一,原本因為對她來相親的不滿居然一掃而光了,現在的心情足以用愉悅來形容,看來小魔女根本無心在這場相親,不然她也不會連對方的名字都沒記住。
  管他姓林還姓吳,如果不是季帆的突然出現讓她亂了陣腳,她現在已經不用面對他這張噁心的臉了,「吳……林先生,剛剛你不是說想去看電影嗎,我們一起去吧,反正我也好久沒看過電影了。」
  雖然有點不高興她叫錯自己的姓氏,但聽見她答應和自己去看電影,相親男簡直受寵若驚,「妳真的答應和我一起去看電影?」
  「當然。你說得對,不試著了解一下,怎麼知道彼此合不合適呢。」所以不要再問那些白痴的問題了好嗎。
  小魔女是故意的吧,故意裝作不認識他,現在還答應和這個娘娘腔去看電影。這種事情他怎麼可能答應,她可是他的,就算兩個人之間有六年的空窗期,但他正是為了她而回來的,他要重新得到她的人、獲得她的心,所以他怎麼能讓她有機會和別的男人相互了解。
  她想裝傻對吧,那他就陪她一起賣瘋好了,他就不信這個娘娘腔會白目到看不出他們兩個的關係不一般,「親愛的,我錯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惹妳生氣,所以不要故意拿別的男人來氣我了吧。」季帆故意湊近她頰邊,溫熱的氣息若有似無地撩撥著。
  顧敏一因他刻意挑逗的舉動,身子一顫,這個男人到國外什麼學不好,臉皮倒是比以前厚了,她都已經將兩人的關係撇得那麼乾淨了,難道他還看不出她一點也不想和他扯上關係嗎,「誰是你親愛的。」顧敏一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目光瞪著季帆,「拜託不要逢人就咬。」
  這女人敢說他是狗,看來光陰的流逝挫不了她的銳氣,反而把她的毒舌越磨越利了。但他就是愛她的潑辣樣,他是不是中毒太深了?季帆臉上找不到半點被罵的不爽,反而親暱地蹭著她敏感的頸脖,活脫脫就像是一隻黏人的小狗,撒嬌道:「親愛的,是妳始亂終棄,妳怎麼可以對我這麼狠心。」
  「季帆!」顧敏一磨牙,恨不得咬死這個厚顏無恥的男人。
  季帆挑著眉,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怎麼,現在認識我了啊。」
  該死的男人,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挑起她的脾氣,可是自己更可恨,居然那麼輕易就被他挑起了情緒。
  「就算妳還想不起來也沒關係,既然妳年紀大了,記憶退化,那我也有自己的辦法讓妳想起我是誰,以及當初的感覺。」話音剛落,也不管在場的兩個人是不是能消化他的話,季帆已經俯下身子,張嘴吻住她粉嫩的紅唇。
  「唔……」混蛋,她要殺了他,要將他大卸十八塊,然後剁成肉醬!可是這些話旁人無法聽見,因為季帆早已全數吞下。
  那位相親男看得目瞪口呆,她瞪著他,他看著她,顧敏一和季帆兩個人在外人眼裡吻得如痴如醉,只有當事人知道這根本就是一場男女之間的較量。直到季帆覺得夠了,才放開了懷中憤怒的人。
  相親男徹底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憤憤地拋下了一句,「狗男女。」然後就起身離開了。
  顧敏一氣得渾身直哆嗦,伸手就是一巴掌甩在季帆得意的俊臉上,「季帆,你混蛋。」冷冷地丟下這一句,顧敏一踩著高跟鞋驕傲地離開,可急促的步伐還是洩露了她的倉皇。
  這一幕已經吸引了餐廳裡其他人的注意力,大家都等著看留下那個男人的反應,奇怪的是他臉上沒有絲毫羞愧或憤怒的表情,只是定定地看著那女子離去的方向,目光溫柔得彷彿能溢出水來。
  被打了還能這麼開心,在別人眼裡或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有誰能理解季帆的心情呢,了解顧敏一如他自然清楚她會動怒甚至動手打他,不都說明了她其實仍然受自己的影響嗎。回國前他不是沒想過顧敏一看見自己的反應,或冷漠、或厭惡、或是直接視若無睹,但會這麼激烈,可比預想中好太多了不是。
  季帆悠悠然地喚來服務生,為自己點了一杯藍山咖啡,然後坐到了相親男剛才坐過的位置,感覺是自己在跟她相親一樣,心情好極了。
  沒多久服務生將咖啡送上來,正欲離開時,他突然喚住了服務生,「等一下,撤掉這個杯子。」三個杯子怎麼看怎麼礙眼。
  服務生撤走那個多餘的杯子後,季帆看著顧敏一用過的咖啡杯,再看看自己的藍山咖啡,這樣果然比較順眼。季帆優雅地端起咖啡,碰了碰顧敏一的杯沿,唇邊始終噙著一抹淺笑,良久,薄唇輕啟,情意綿綿,「好久不見,一一。」他的小魔女。
  顧敏一走出餐廳,坐進自己的車子裡,腦子一片混亂,季帆回來了,他為什麼要回來,他出現在這裡又是什麼意思?顧敏一咬著唇,這是她思考問題時的慣性動作。忽然似想起了什麼,顧敏一渾身一僵,下一秒她在方向盤上重重一捶,恨得咬緊牙根,該死的季帆,他居然、居然敢吻她!
  而且他剛剛說了什麼,她年紀大了,記憶退化?他是在嘲諷她靠相親才找得到男朋友嗎,去他的,他以為每個人都應該像他一樣來者不拒嗎。更可惡的是自己居然因為他的話心裡不舒服,她相親根本不是為了找男朋友好不好,又不是沒有男人追她,她只是……天吶,顧敏一覺得自己凌亂了,她到底在想什麼跟什麼啊。
  這一夜,顧敏一睡得極不安穩,夢中少年的臉和男人的臉交錯重疊在一起,像電影畫面閃過一般,過往的一幕幕在腦海裡被重播。
  顧、季兩家比鄰而住,據說她還在老媽肚子裡的時候,季帆就認識在媽媽肚子裡的她了。但她從來沒有像其他的青梅竹馬一樣會喚他季帆哥哥什麼的,她都是直接叫他名字,因為她心裡很清楚,自己並不想當他的妹妹,她喜歡他,只想當他女朋友。
  而兩個人的交往可以說是水到渠成,他很寵她,寵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而她也幾乎認為他們會一直牽著手,幸福地走下去。
  可是老天爺很愛開玩笑,也許每對情侶都會經歷一些挫折吧,但顯然他們的感情是經不起考驗的。六年前的某天,他的學校舉辦大學生攝影交流會,她因為某些事情不能和季帆一起出席,沒想到她到達現場的時候居然會碰見他和另一個女生接吻的場面。
  她承認自己很霸道,但她就是不爽自己的東西被染指了,既然他不能只屬於她一個人,那她寧願不要,所以她賭氣地向他提出了分手,只是沒想到他那麼爽快就答應了,而且沒幾天就離開去了國外。其實他也不是那麼喜歡她不是嗎,不然他也不會捨得和她分手了,想到這裡,顧敏一睡夢中都想咬他一口。
  可是他不是滾到國外去了嗎,她巴不得他滾得越遠越好,可是他現在回來是想幹什麼,還莫名其妙地破壞她的相親,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             ◎             ◎

  第二天起床的時候,顧敏一感覺自己的頭似被針扎過一般隱隱作痛,進了浴室,看著鏡子中精神不濟的自己,心裡很怨念,失眠的後果真糟糕。
  好在她的化妝技巧還算可以,簡單地塗抹幾下後,馬上又變成一副神清氣爽的模樣。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有精神一些,顧敏一特別挑了一件鵝黃色的連身裙,外罩白色薄外套,配上一雙同色系的高跟鞋,俏皮時尚。
  當顧敏一出現在工作室時,口哨聲此起彼落,「哇,顧姐好正喔。」
  「謝謝。」顧敏一故意配合地做了個性感撩髮的姿勢,頓時風情萬種。
  與其說這裡是個工作室,倒不如說是一個團隊、一個大家庭,十來個熱愛婚禮策劃的人聚集在一起,只為了同樣的目標而前進,那就是為所有準備結婚的新人們打造終生難忘的婚禮。
  顧敏一熱愛自己的團隊,更珍惜自己的工作伙伴,她很清楚如意的成功離不開他們的努力與支持。
  「顧姐好漂亮哦,今天一定會有愛慕者上門。」前臺小妹沒有心機地說道。
  下一秒一記爆粟敲上她的頭顱,緊接著有人在她耳邊小聲道:「妳又想被釘是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前臺小妹吐了吐舌頭,她怎麼會忘記了前幾天顧姐才因為李先生送花的事情大發雷霆。
  「好啦,今天姐姐我心情好,特地買了早點犒勞大家,算是為了那天亂發脾氣向大家道歉。」顧敏一也知道自己說風就是雨的性格常常讓身邊的人跟著遭殃,雖然過後她都會反省自己,但脾氣這東西往往很難控制。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林如嵐一聽說有吃的,第一時間衝到她面前,一點也不客氣地搶過顧敏一手中的盒子,各式各樣的點心都有,光是看著就讓人流口水。
  顧敏一看著自己嘴饞的好友,突然出聲道:「小嵐,今天會有新的攝影師過來報到,妳到時帶他熟悉一下工作。」
  林如嵐正好奇什麼時候招到了新的攝影師,這時一道爽朗的聲音從門口的方向傳了過來,「哈囉。」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看了過去,只見門口站了個一身時尚裝扮的男人,一件紫青色與暗紅色相間的格子毛衣,下搭黑色的緊身休閒褲,配上一八三以上的身高,簡直就像從伸展臺走出來的國際名模,工作室簡直要沸騰了。
  「帥哥欸。」
  「好帥,這誰啊?」
  顧敏一也看見了,如果換成其他的男人,她也會毫不吝嗇地讚美一句很帥,可眼前這個男人的臉卻讓她怎麼看怎麼不爽,她顰起秀眉,不客氣地問道:「你來幹什麼?」
  聽見顧敏一的問話,眾人的目光又不約而同地回到了顧敏一身上,彷彿在說,是老闆的熟人嗎,而始終埋首於點心中的林如嵐也感受到了氣氛的不對勁,抬頭看向來人的時候,也是生生地吃了一驚,「季帆!」
  「如嵐,好久不見。」
  「是啊,有六年了吧。」說這話的時候林如嵐特地留意了下顧敏一的表情,很淡然,很讓人興味。
  連小嵐姐都認識,事情似乎越來越玄乎了,眾人腦洞大開,各種粉紅色的畫面撲面而來,直到帥哥好聽的聲音再度響起,才將他們從幻想中拉回現實,「我是新來的攝影師,大家請多請教。」
  男神啊,有禮、謙虛,再加上萬人迷的外表,季帆不過短短的數十秒就虜獲了工作室眾多人的心。
  什麼,奶奶介紹的攝影師居然是他。顧敏一不傻,腦袋轉個幾下就理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這個季帆和奶奶是串通一氣的,她就覺得奇怪,他怎麼會那麼巧地出現在她相親的地方。想到這裡,顧敏一本來就不好的臉色更臭了,「抱歉,我們這座小廟供不起季大師這尊大佛。」
  「為了來這裡,我已經辭掉國外的工作了。」言下之意,她不收他,他就沒地方去了。
  顧敏一信他才有鬼,毫不客氣地嘲諷,「季大師可真謙虛。」謙虛得都有點虛僞了。
  沒錯,雖然分開了六年,但她不是對季帆的事情一無所知,相反的,這男人活得太高調了,經常可以在各大時尚雜誌或報導看見他的身影,讓她想不注意到都難,順便連他拿了什麼獎也記了下來。一個炙手可熱的攝影大師拿找不到工作來唬弄她,當她是白痴嗎。
  「我不知道原來妳這麼關注我的事情。」
  「你……」一句話將顧敏一的氣焰撩撥到了極點,正想開罵的她發現下屬們正興致盎然地盯著他們兩個猛瞧,她決定暫時休戰,因為她才沒興趣給別人提供免費的餐後八卦。
  只見顧敏一眉梢一挑,美目一掃,眼底傳送著無形的壓力,道:「大家都太閒了是不是。」
  圍觀的眾人紛紛逃命似的轉身離開,各做各的事情去了,就連前臺小妹也放下手頭的工作,避難去了。

  第二章

  一時間大廳只剩下顧敏一和季帆二人,顧敏一斜眼看著季帆,發現他唇邊的笑很礙眼,「季大師好走,不送了。」說完就要回自己的辦公室。
  身後傳來季帆涼涼的聲音,「我以為生意之人最注重誠信。」言下之意,她沒有誠信可言。
  顧敏一身子一頓,很明顯激將法對她很受用。
  「奶奶還讓我帶句話給妳。」他笑得很得意,「她老人家要妳好好照顧我。」
  聞言顧敏一只想給他來個狠狠的過肩摔,然後瀟灑地將他丟出門口,可惜的是這種想法注定也只能是個想法,因為她很清楚即便自己身手再好,也扛不起這個人高馬壯的臭男人。
  他可真狠,明知道她最無法招架的人就是奶奶,還故意搬出奶奶嚇唬她,他什麼時候學了這種下三濫的招式了,昨天兩人不過是小小交手了一回,她就氣得那樣,要是留他在自己身邊工作,結果不是她被氣死,就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先殺了他,奶奶怎麼給她招了個麻煩精啊。
  不過他以為這樣她就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嗎,腦海迅速地閃過一個念頭後,顧敏一轉過身重新面對著他,唇角勾著一抹詭異的笑,讓季帆沒來由地打了個冷顫,「放心,我一定會乖乖聽奶奶的話,好好『照顧』你的。」
  「那請多指教了。」季帆硬著頭皮說。他幾乎可以想像得出來,自己在她的照顧下會過得多麼快活了。
  果然小魔女就是小魔女,季帆覺得顧敏一奴役人起來,比起當年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才來這裡工作不過幾天的時間,他就感覺自己幾乎要把這輩子沒做過的工作都做完了。
  修水電、搬重物對一個男人來說只是小兒科,但服侍客人選禮服這種工作對一個攝影師來說也太侮辱人了吧,就算站在眼前的是男客人,但也夠讓他委屈的了,想他季帆可是獨攬國內外多項攝影大獎的攝影師欸,她讓他當禮服店的店員,有沒有搞錯!
  「喂,我說我要試這件衣服,你耳朵聾了是不是。」男客人一副趾高氣揚的姿態,心想你長得帥有什麼用,還不是照樣得服侍大老爺我。
  季帆長這麼大還沒受過這種窩囊氣,而賦予他這一切的就是那個小魔女,想到小魔女居然這麼狠心地對待自己,他就恨不得抓她過來好好打她一頓屁股,前提是自己捨得的話。在她身邊這麼多年,別說打她,連大聲對她說話都不曾有過,想起來好像自己也只有面對她的時候才有這種好脾氣了。
  「你現在是什麼服務態度,有你這樣對待客人的嗎!」久久得不到季帆的回應,男客人火大地吼道,「叫你老闆過來,我要投訴你。」
  叫顧敏一過來那只會讓情況更糟糕罷了,反正小魔女是鐵了心在整自己了,怎麼會輕易讓他好過。算了,就把眼前的男人想像成小魔女吧,如果是服侍她的話,自己倒是心甘情願。
  可是是誰說女人難服侍的,眼前這個男人就非常不好服侍,人長得醜就算了,居然還敢這麼挑剔、這麼難搞,全禮服店的禮服加起來上百件,他都試了快三分之一了還不滿意,他到底是不是顧敏一故意叫來折磨自己的。
  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磨難,季帆一張俊臉只能用臭字來形容了,男客人剛離開,他就迫不及待地衝進顧敏一的辦公室,一隻大掌啪的一聲蓋在顧敏一眼前的文件上。
  顧敏一的目光從季帆修長乾淨的大手緩緩向上遊移,寬厚的肩膀、性感的喉結、剛毅的下巴,最終停留在他俊逸非凡的臉,嗯,很帥但很憤怒的一張臉。顧敏一發現這還是重逢後自己面對這張臉時頭一回覺得心情很好的時刻,所以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歡樂,「有事?」
  她在幸災樂禍吧,季帆咬緊牙,「我要投訴。」
  顧敏一雙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在你投訴之前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陳先生臨走之前特別提到你,希望你下次為客人服務的時候注意一下你的態度。」
  「沒有下一次。」季帆居高臨下地瞪著顧敏一,從他的角度望去正好看見她領口下那一大片美好的春光,他吞了吞口水,努力讓自己的目光移向別處,「不會有下一次。」
  顧敏一沒有發現他的異樣,眉眼一挑,看著他,「你的意思是你做不來?」
  季帆張了張嘴,卻被顧敏一抬手制止,「我們婚禮策劃本身就是個服務業,不管在哪個崗位上都離不開服務的本質。既然你覺得自己做不來,那就自己請辭吧,我會同意的。」一想到自己的目的就要達成,顧敏一的心情只能用激動來形容了,因為這本來就是她的計劃,一開始礙於奶奶的面子不能趕走他,但如果是他自己受不了,先滾蛋就和她沒關係了。
  季帆瞪著眼前的女人,發現她笑得很欠扁,所以她根本就是故意的吧,逼他先受不了,然後就辭職,那她也太小看他了,他季帆才不是那麼容易打退堂鼓的人。
  既然是她有意刁難,那他更不能輕易退縮,無論如何他都必須扛下來,因為他永遠不會忘記分手那天她說她喜歡的是聰明、上進、勤奮的男人,雖然他平時陪她玩、陪她瘋、陪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而被她視為不聰明、不上進、不勤奮的表現,這一點讓他非常不爽,甚至一氣之下離開她到了國外。
  但現在他成功了,他已經成為了她想要的男人的樣子,那她就再也逃不了了,她只能是他的,他季帆的女人。

  ◎             ◎             ◎

  最後季帆當然沒有離開,他又不傻,才不會中了顧敏一的圈套。
  經過一個多月的相處,如意工作室的職員們都已經習慣了季帆的存在,並且十分認可他的工作能力,想當然,他可是炙手可熱的新銳攝影師,多少公司搶破頭都請不動他,他卻任性地窩在這家小工作室。可氣的是,偏偏還有人不懂珍惜,想方設法要趕他離開。
  「再高一點,往左一點,往右一點。季帆,讓你往右一點點,你是挪到太空去了啊。」
  在顧敏一毫無章法的指揮中,站在梯子上的季帆覺得舉在半空中的手已經不像是自己的了,痠軟到不行,「顧敏一,妳確定自己的視力沒問題嗎?」
  「欸,季帆,你什麼意思啊,讓你做點事情就那麼不情願嗎。」顧敏一恰北北地在底下吼道,看著站在梯子上面滿頭大汗的季帆,心裡暗爽,活該,想跟她鬥?他還太嫩了。
  「你要是不行的話就直說,我讓小丁上去替你。」顧敏一仰著頭看著,故意挑釁道。
  但她不知道的是,男人不管是什麼場合什麼情況下,最不樂意聽見的一句話就是你不行,偏偏顧敏一還不知死活地在那裡拚命亂吼:「到底行不行?不行就趕緊下來。」
  季帆憋著一肚子的氣,恨不得立即下去咬她一口,小魔女就是小魔女,不光會折磨人,還氣死人不償命。季帆最後還是咬著牙,在她的有意刁難中順利地將她手工製作的小飾品給換了上去。
  正準備爬下梯子的時候,正在搬東西的工讀生小丁卻不小心碰到了梯子一下,季帆一時沒站穩,身體晃動了一下,眼看梯子就要向顧敏一的方向倒去。
  此時顧敏一正低頭跟林如嵐交談著,沒有意識到身旁的危機,而季帆為了怕梯子倒下來砸傷她,用力扭了一下身體,他連人帶梯子往反方向倒過去,梯子順勢撞向了不遠處的牆壁。
  砰的一聲巨響,底下的人都被這一聲嚇一跳,順著聲音來源望了過去,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林如嵐,「快,幫忙扶正梯子。」
  在林如嵐的叫喚下,大家連忙放下工作過來幫忙。好在梯子離牆壁的距離不遠,季帆靠過去的時候又以手臂的力量撐住了牆,所以並沒有摔下來,但猛烈的撞擊仍是讓他的肩背受了傷。
  顧敏一發現時也嚇了一跳,她沒想到會讓他受傷,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她覺得自己的心情在這一刻變得很複雜,看見他受傷,她不是該鼓掌大笑他活該嗎,可為什麼她居然會擔心。
  但如果不是他的話,受傷的人就會是自己了,所以她會擔心他也是正常的吧,畢竟做人不能沒有良心啊,嗯,對,做人不能沒有良心,所以顧敏一覺得自己出現在藥局給季帆買藥的行為就得到合理的解釋了。
  拿著從藥局買來的藥,顧敏一猶豫再三,還是決定親自送去給他,借他人之手只會引起更多沒必要的誤會,反正他是在自己的工作室受傷的,老闆關心一下員工也是很正常的。
  走到季帆的辦公室門口,透過寬大的玻璃窗,她看見了前臺小妹也在裡面,置於身側的兩手不自覺地攥緊,原來早就有人給他送過藥了,那他一定不需要她的多管閒事了。彷彿在跟自己生氣一般,顧敏一想也沒想就將藥丟進了垃圾桶,心裡卻嘔得半死,不知是氣他行情太好,還是氣自己的雞婆。
  回到辦公室時,顧奶奶打電話給她,讓她今晚回家吃飯。自大學畢業後她就搬到了外面住,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後更是沒有時間天天往家裡跑,但顧奶奶時不時會打電話催她回家吃飯,一般不需要加班的情況下她都會答應,畢竟外面的便當哪裡比得上老媽的愛心大餐好吃。
  下午六點整,顧敏一收拾東西準時下班,一想到馬上能吃到老媽煮的好菜,壞心情頓時一掃而空,然而在看見影響自己情緒的罪魁禍首時,好心情又被破壞了,「你在這裡幹什麼?」顧敏一自動擺上一副晚娘臉。
  季帆直接忽視,依舊笑臉相迎,「等妳啊。」
  「有什麼事?」顧敏一斜眼看著他,心想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情,不會是要找她索賠吧?
  季帆將她的心思盡收眼底,看來小魔女單純的性格並沒有隨著年紀的增長而改變,「今天要回家吃飯,忘記了嗎。」
  顧敏一顰起眉,她回家吃飯和他沒有半點關係吧,「關你什麼事。」
  「奶奶沒有告訴妳嗎,我也會和妳一起回家吃飯。」
  奶奶確實沒說,如果她提前知道的話,她一定會找藉口不回家,但為了他而不回自己家,怎麼也說不過去吧,而且這個人真的很會拉關係欸,什麼叫一起回家,她跟他很熟嗎,還一起回家咧。顧敏一決定不理他,反正他是奶奶邀請的客人,她沒有權力干涉,吃飯的時候就盡量當他是空氣就好了。
  「喂,讓別人對著妳的屁股走路很沒禮貌欸。」
  這人說話跟他外表一點也不符,居然將粗俗當有趣,顧敏一暗地裡翻了個白眼,眼不見為淨。但季帆就像塊甩不掉的口香糖,一路跟著她走出工作室,進入停車場。顧敏一以為他也是跟自己一樣過來開車的,沒想到在她打開車門坐進去的時候,他同時拉開副駕駛座的門坐了進去。
  「你幹嘛?」顧敏一瞪著他。
  「回家吃飯啊。」不是說了好幾遍了,看來小魔女的記性真的不怎麼好。
  她當然知道他要去她家吃飯,但她什麼時候同意他坐自己的車了,「下車。」顧敏一氣呼呼地說著,伸手就要去解他繫在身上的安全帶。
  季帆故意驚呼:「妳怎麼動手動腳的。」
  由於兩個人的距離很近,所以只要季帆說話,顧敏一就感覺一股熱氣吹過自己的耳際,似輕柔的羽毛掃過一般,氣氛一下子變得曖昧起來。
  季帆發現顧敏一的耳根泛起可疑的紅暈,得意在心頭,嘴巴也不忘占便宜,「雖然我知道妳迫不及待想對我怎麼樣,但現在好像不太適合欸。」
  顧敏一額際浮滿黑線,她幾乎聽見了自己咬牙的聲音,好像自從他出現在自己身邊後,咬牙變成了她的另一個習慣動作,她真怕自己有一天會把牙咬碎了,「你給我滾下去!」
  「好了,別鬧了,再磨蹭下去飯菜都要涼了。」季帆溫柔地將顧敏一的手從自己的安全帶上抽離,很厚臉皮地提醒她,彷彿剛才只是她在跟他鬧著玩的。
  顧敏一真的很想一腳將他從車上踹下去,她快被季帆氣死了,明明從來就只有她欺負他的分,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居然處處受他壓制,而且還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真是氣死她了。
  餐桌上季帆左右逢源,又是誇顧媽媽手藝好,又是熱心地替顧奶奶挾菜,就連顧爸爸都被他照顧到了,這乖巧孝順的模樣很快得到了顧家人的認可,所以那些多年不見的陌生感根本就沒有出現過。
  可真會賣乖,顧敏一在心裡腹誹著,對他討好的行徑更是不齒到了極點。
  「季帆,工作都適應了嗎?」顧奶奶想起季帆已經回國一個多月了。
  「沒問題的,奶奶。」季帆乖巧地回答。
  「那就好。」顧奶奶很欣慰,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出自己一直擔心的事情,「一一在工作上沒有刁難你吧?」對於串通季帆,讓他到孫女工作室工作的事情,她覺得孫女一定在生氣,所以很擔心孫女會將怒氣發洩到季帆身上。
  顧敏一心裡頓時敲起了警鐘,想不到奶奶胳膊往外拐,也對啦,都能串通外人騙她了,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想想這一切都怪季帆這個小人,哼,他一定會趁這個機會報復她,搞不好還會誇大事實,讓奶奶對自己來一頓精神轟炸。
  但出乎意料的,季帆居然說:「一一她非常照顧我,可以跟她一起工作我很榮幸。」
  場面話,這一定是場面話,他變得這麼善良,讓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了。
  但過不了多久,顧敏一就發覺自己放鬆得太早了,這男人根本就是披著羊皮的狼,瞧瞧他現在說的是什麼話,居然讓她幫他挾菜,憑什麼。
  「不好意思一一,麻煩妳了,妳知道的,我肩背受了傷,動起來不是很方便。」說著還裝模作樣地動了幾下受傷的右手臂,看起來確實是行動不便的樣子。
  顧敏一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說話,顧奶奶吃驚的聲音已經響起了,「什麼,季帆你受傷了!」然後很自然地轉向顧敏一,「一一,這是怎麼回事,季帆怎麼會受傷?」
  咳,她就說吧,季帆會那麼好心才有鬼,原來他的本意是想讓家人集體轟炸她,看吧,她什麼都還沒說,家人就判定他受傷是她的責任了,「奶奶,他自己工作不小心受的傷,關我什麼事啦。」顧敏一喊冤。
  而季帆倒大方地接下她的話,「沒錯,是我自己不小心才會受傷的,奶奶妳就不要責怪一一了。」
  他越是這麼說就越顯得顧敏一不懂事,顧奶奶覺得很對不起季帆,「奶奶答應你奶奶會好好照顧你的,沒想到才回來沒多久就受了傷,這讓我怎麼跟你奶奶交代啊。」
  顧敏一覺得奶奶太誇張了,不過是肩背撞了一下而已會有多嚴重,難道還能死人不成。
  「不礙事的,奶奶,一點點小傷而已,以後我會注意的。」顧奶奶的關心讓季帆心頭暖暖的。
  一直沒有出聲的顧爸爸開口了,發揮著大家長的威嚴,「一一,吃完飯妳陪季帆去看一下醫生,受傷了就不可以輕視。」
  「爸……」顧敏一張嘴就想說不,可那個不字卻始終說不出來,好吧,她確實挺沒立場拒絕,畢竟他是為了自己才受傷,就當作是為了自己耳根子的清靜吧,顧敏一這麼說服自己,她絕對不承認自己是因為內疚才這麼做。

  ◎             ◎             ◎

  「季帆,你現在想怎樣?」顧敏一快抓狂了,從家裡出來將近一個小時,這已經是第四家醫院了,這男人卻死賴在她車上,不管她怎麼叫就是不肯下來,還一直讓她開,他是不知道適可而止四個字怎麼寫吧。
  「什麼怎麼樣?」他一臉無辜地看著她,透過柔和的月光,她的臉在月光下豔麗而富有生機,他有多久沒有這樣好好地看過她了,在國外的時候他沒有一天不在幻想這樣的畫面,靜靜地跟她待在同一空間,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說,只要能跟她待在一起就一切都好。
  紅燈,車子停下,顧敏一轉頭看向他,正好對上他溫柔的凝視,心猛然一顫,跳動的頻率也像失常了一般變得又急又快。
  奇怪,明明開著冷氣為什麼她會覺得臉熱熱的,顧敏一索性搖下車窗,夜晚的空氣清新而涼爽,她貪婪地吸了一口,終於覺得自己身心都舒爽了。
  將她的反應看在眼裡,季帆以為她是受不了跟他同處一個空間,這個想法讓他的臉色不太好,「怎麼,就那麼討厭跟我在一起嗎。」
  顧敏一沒有深究他話裡的意思,一股腦地抱怨道:「你才知道自己多討厭啊,讓你去看醫生你不肯,請醫生上門就診你也不同意,你說你到底要怎麼樣?」
  「傷口不嚴重,去藥局買點藥就算了。」說完,季帆終於收回落在她身上的視線,靠向椅背,閉眼,不說話了。
  裝什麼深沉,顧敏一冷哼,不知道他為何突然變得陰陽怪氣的。
  將車子開到最近的藥局停下,顧敏一熄了火,本想叫他下去買藥,見他睡得沉,只好認命地為他賣命了,真是的,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良了。
  越想心裡越不平衡,顧敏一回到車子裡,把手中的藥物往後車座一丟,伸手推了推沉睡中的季帆,語氣很不和善地問道:「季帆,你給我起來,我現在要把你送到哪裡去?」她已經陪他在路上瞎逛了一個多小時了,不想要再和他繼續待在車子裡。
  「送我回家。」季帆懶洋洋地報了個地址,就又埋首睡覺了。
  都把當成她女傭使喚了,可見他似乎真的很累的樣子,顧敏一想起為了新接的大案子,他好像真的滿辛苦的,算了,好人做到底吧,誰讓自己一開始就招惹了這個麻煩精呢。
  原來季帆住的地方離她的工作室非常近,步行的話應該只要十多分鐘,顧敏一開車將他送到樓下,車子停下來時,季帆正好在這時醒了過來,「到了?」他率性地伸了個懶腰,睡醒後神清氣爽。
  看見他爽歪歪的樣子,再想到自己一路給他當免費司機,顧敏一十分不滿,故意嘲諷他,「還需要護送你上樓嗎?」
  「當然,妳不跟我上去,誰幫我擦藥。」他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
  「季帆,我沒記錯的話,你摔的是背部而不是腦子吧。」
  季帆已經習慣了她的毒舌,絲毫不在意,「我記得某人可是在奶奶面前保證過一定陪我看完醫生,確定我沒事了,才會離開。」
  「你……」算了、算了,顧敏一命令自己不要跟他計較,他現在是病人,他不正常,所以自己絕對不可以跟一個不正常的人計較。
  季帆當然不知道顧敏一在心裡黑了自己一把,心裡偷偷得意自己成功地拐到了她。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