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流氓拐婚
【6.2折】流氓拐婚

臉紅紅BR837--石秀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石秀
出版日期:
2016/01/07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82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8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43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7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54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1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85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00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88
夜劫
NT118
銷量:14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62
友妻
NT118
銷量:7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68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63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5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63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8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86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9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79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6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0
夜劫
NT11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4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37

追求女人時,男人習慣放出誘餌垂釣女人的愛情;
愛上男人時,女人喜歡不惜血本守望男人的寵愛。

在莫晨眼中,十年前的裴君君不但是個十足十的刁蠻大小姐,
還是個乾癟的黃毛丫頭,長得是好看,可惜她老愛捉弄他,
還愛擺臉色給他看。儘管他們是青梅竹馬,因為不來電,
他躲她,她煩他,可以說八竿子打不著,別說有交集,
就連見面能省都省了。沒想到十年後,他心中以為的小丫頭,
如今有胸有臀,身材凹凸有致,有前有後,十足的女人味。
讓他看了一眼還忍不住想再看第二眼,就這麼一眼,
讓心高氣傲的他看上了。管她有沒有男朋友,管她接不接受,
他先追再說,他這人一向不懂什麼是拒絕,更不可能讓她逃了。
只是,裴君君這個他認定的女人,卻是個情商不開竅的笨女人,
本來他是捨不得拉她上床獨占,可為了擁有她,他只好先下手為強了。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夜色醉人,湖畔旁一座有後花園的大別墅燈光輝映,門外長長的車龍一輛緊挨一輛地停靠在路邊,往來的賓客如雲。
  偌大的房子裡水晶吊燈下裝點著香氣撲鼻的鮮花,桌面上擺放著一盤盤色香味俱全的菜餚、精緻的點心與水果拼盤,一杯杯擺放整齊的香檳在燈光下散發誘人的光澤。
  裴家每個月的聚餐日都熱鬧非凡,來自商界的生意伙伴還有他們的家眷都會受邀請前來,盡興而歸。
  流光逸彩的景象當中,走出一個約莫十一二歲,身穿米白色禮服的小女孩。
  身為裴家的獨生女兒,裴君君小小的臉上有驕傲神色。她一張皎潔的小臉微微仰起,精緻的五官如完美的雕塑般動人,烏黑的髮絲紮成一條小辮子軟軟地垂在她一側肩膀上,腰間繫著的紅絲帶還有腳上的紅鞋子,讓她顯得靈動、輕巧。
  因為這次的聚餐日也是裴家為到國外發展的世交莫家的送別日,所以辦得較過往要隆重一些,賓客來得也要多些。裴君君一臉的不高興,因為平時盡屬她的鋒頭,都給不遠處那個穿著西裝的莫晨給搶走了。
  「這就是令公子莫晨吧,個子這麼高了,還記得上次見他還是一個小嬰兒呢。」
  「這孩子真的長得一表人才啊,聽說現在成績也好,小小年紀已經被英國一家名校錄取,前途無量啊。」
  陣陣的讚美聲中,莫晨微笑著站在爸爸身邊,虛心接受。雖然只有十四歲,但因為家教好,他很有教養、謙遜有禮,更是受到在座客人的喜愛。
  這時,莫晨的目光注意到了裴君君,那個長得很漂亮可是卻有點傲慢的女孩。她一個人踱至桌子旁,坐在高高的椅子上,一個人喝著果汁。
  因著對她的好感,莫晨離開人群走向裴君君,坐在她身旁的位置。
  裴君君同一時間也注意到了莫晨,「離我……」遠點。後面的兩個字沒有說出口,裴君君改變了主意,她衝莫晨粲然一笑。
  瞇起的雙眼還有雪白整齊的小貝齒,讓莫晨沒有注意到裴君君的敵意,他也對她友好地笑了笑。
  「對了,你轉過身去,我請你吃一樣這全部食物裡面最好吃的東西。」因為有小小嫉妒,裴君君想要對莫晨惡作劇,讓他在這聚餐上出醜。
  莫晨蹙起英氣的眉頭,「幹嘛要轉過身去,是黑暗料理嗎?」
  「沒有啦,只是等一下你吃完,我讓你猜是哪種。」裴君君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有種魅惑人心的魔力。
  「好吧,要快一點哦,我答應了裴叔叔,等一下要去給客人彈鋼琴曲。」莫晨轉過身去。
  「好啦,快要好了。」裴君君看莫晨轉過身,馬上伸手拿來一塊壽司,只是抹上了分量不少的芥末,她的小舌頭舔舔嘴邊,然後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好了,你可以轉過身來了,可是不要睜開眼睛哦,我餵你吃,然後你來猜。」
  莫晨轉過身,聽話地閉著雙眼。
  「好,嘴巴張開,我餵你吃了哦。」裴君君捂著嘴巴忍著不笑出聲來。
  莫晨張開嘴,讓裴君君將食物放進他嘴裡,輕嚼了一下,「咳……」莫晨睜大雙眼,臉上很快嗆得通紅,一直蔓延到耳朵,「水,我要水,咳咳……」
  「哈哈哈,你好好笑喔。」裴君君在一旁捧腹大笑。
  因為動靜太大,所有賓客都將目光移向莫晨跟裴君君。
  「莫晨怎麼了?」莫爸爸跟裴爸爸一同走了過來。
  「爸,這丫頭給我的食物摻了芥末。」莫晨喝過了水緩了點,可是眼睛有點紅紅的。
  「君君,妳怎麼可以這樣捉弄莫晨哥哥。」裴爸爸生氣地責備裴君君。
  「哼。」裴君君扭過頭去,什麼都不說。
  「君君,趕緊跟哥哥道歉。」裴爸爸教訓女兒。
  「好了,裴兄,小孩子之間有些小吵小鬧很正常。莫晨現在該去彈鋼琴囉,君君呢,聽說君君舞跳得特別好,要不要讓莫晨幫妳伴奏?」
  裴君君嘟著嘴,一臉的不情願。莫晨心裡雖然對裴君君改觀,可是還是很有紳士風度地走到鋼琴前坐下,彈起了鋼琴。
  裴爸爸沒轍,只好哄著女兒。裴君君最後也在偌大的客廳裡跳起舞來,悅耳的鋼琴曲配上裴君君的翩翩起舞,贏來陣陣掌聲。
  「好一對般配的小冤家,說不定你們莫、裴兩家將來可成為親家。」有客人大聲說笑。
  「對啊,莫晨小小年紀就那麼紳士,而君君又漂亮可愛、多才多藝,絕配啊。」有客人附和。
  莫爸爸跟裴爸爸在人群裡笑。
  「我才不要跟他結婚!」裴君君蹙起秀氣的眉頭抗議。
  莫晨聽到裴君君在嫌棄自己,也不高興起來,「我也拒絕。」
  「哈哈哈,這對小冤家,太好笑了!」客人都被他們逗樂了。
  聚餐結束,莫晨跟著莫爸爸在裴家家門口和裴家人道別,而裴君君衝他扮個鬼臉,轉身上了樓。他們都對彼此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第一章

  十年後,臺北。
  一連幾天的陰雨天氣,傍晚的時候雨終於停下,可是地板上卻是溼漉漉的。
  繁華地段裡一家小小的咖啡店內顯得溫馨,靠窗的位置,米白色的蕾絲窗簾用絲帶綁起,可以看到窗外人來人往、車水馬龍。桌面上的小花瓶裡插著一朵紅玫瑰,豔麗可愛。
  莫晨坐在這個靠窗的位置,無心欣賞窗外的夜景,只是看著在咖啡店裡忙來忙去那個嬌小的身影,他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莫晨回想過往,十年前那一幕還記憶猶新。雖然父輩是世交,可是他跟裴君君很少有交集。從小就被送到貴族學校讀書,他在家裡的時間很少很少,只是出國前夕,裴叔叔給他們家安排了送別宴,他到了裴家才第一次見到裴君君。只是沒想到裴君君虛有其表,是個十足十的刁蠻大小姐,還對自己惡作劇,讓自己對她的印象差到極點。
  因為他受爸爸所託回臺灣,對生意失敗、破產的裴叔叔提供幫助,可是裴叔叔只是心領,不接受,因覺得對女兒有虧欠,便託他去照顧裴君君,還提供了她現在兼差的地點。
  裴君君,十年來,這個名字於他而言就是一個諷刺,他人生之中唯一一次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出醜,還是拜她所賜。
  十年的時間,裴君君出落得越發標緻,雖然因為經濟能力有限,是普通的衣著打扮,可是她精緻的五官還是那麼迷人,長髮紮在腦後,皮膚白皙,笑容還是那麼好看。而且她身上最大的變化就是過往的她只是一個身材乾癟的小丫頭,現在的她身材凹凸有致,前凸後翹,已經很有女人味。
  他已經來這裡喝了一個禮拜的咖啡,每天晚上都只捧她的場,他發現工作中的她還是滿敬業的。幸好,裴君君認人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差,她已經不認得他了,莫晨覺得這種情況更加有趣。
  「服務生,這裡要續一杯咖啡。」莫晨對裴君君揮揮手。
  裴君君本來閒暇之餘在跟同事談笑,一看到莫晨,她的笑容馬上收起。
  這已經整整一個禮拜了,這個顧客每次來都會坐在那個位置,然後總喜歡盯著她看,不管她在這小小的咖啡店裡面哪一個角落,她都能感覺他的眼睛在追隨她。同事都在打趣說她有了暗戀她的人。可是這個人根本不是喜歡她,而是想要虐待她,他每次來都指定要她提供服務,不停差使她,還諸多挑剔。
  自從爸爸破產負債,她不得不兼差多份工作來幫忙補貼家裡,可是碰不上喜歡她的人就罷了,她不希望跟任何人結仇來砸她飯碗。
  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很快放到莫晨的桌面上,她丟下一句「請慢用」轉身就要走。
  「欸,等等。」莫晨喊住了她。
  裴君君回過頭,一臉陪笑,「請問,你還有什麼需要嗎?」
  「我還要一塊蛋糕。」莫晨禮貌地笑著說。
  「喔,我現在去給你拿。」裴君君很順從的樣子走向玻璃櫥櫃,「蛋糕來囉,請慢用。」將一塊精緻的蛋糕放到那客人面前,裴君君用禮貌的聲音甜甜地說著。
  就在她轉身要離開時,那聲音又喊住了她,「我的咖啡又有點涼了,可不可以幫我熱一下?」莫晨倒是想看看,以前是人上人的她,大小姐脾氣會不會當眾爆發。
  裴君君翻了個白眼後回過頭,臉帶微笑,「OK,沒問題。」
  當熱好的咖啡再次端到莫晨桌面上,裴君君恭恭敬敬地退下,回到與她一同上晚班的同事小雅身旁。
  莫晨端起咖啡輕啜著,嘴角浮起一抹笑弧。
  「君君,妳跟他之間是不是有曖昧?」小雅摟上裴君君的肩膀,打趣地問。
  「怎麼可能?」裴君君的目光落在那抹身影上,身穿黑色風衣,身材頎長,如果撇去他喜歡挑剔那點不說,他看上去真的滿帥氣、滿有氣質的,可惜他來咖啡店裡老是針對她,讓裴君君對他很反感。
  小雅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也對喔,他眼瞎了才會看上妳。」
  「我很差嗎?」裴君君不滿地大聲嚷嚷。
  小雅上下打量裴君君,「妳看妳,穿那麼便宜的地攤貨,還不愛化妝,妳說說看,看上妳的話是不是眼瞎,況且人家還是一個大帥哥。」
  「我以前不是這樣子的好不好,而且這種衣服怎麼了,就是沒有個名牌標籤而已,又不是見不得人,我覺得穿得舒服最重要。」裴君君為自己辯護,曾經她也是出入用豪華轎車代步,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可惜家道中落,她不得不放下身段來做這些工作,而且她也不能穿得太漂亮來做工作,所以只好買一些合適的衣服。
  小雅戳一下裴君君的腦袋,「妳啊,不要老提以前,就算以前妳很風光,可是現在情況已經不同了,不管什麼情況下,妳都要注重一下自己的打扮,這樣遇到帥哥的機會會更多哦。」
  「我現在沒有心情談戀愛啦。」裴君君嘆口氣,家裡現在的情況太複雜,她身為爸爸、媽媽唯一的女兒,有義務去承擔一切。
  「就怕愛情來的時候妳跑都跑不掉。」小雅笑著望向門外,「君君,有客人進來了,趕緊去招呼一下。」
  「知道了啦。」裴君君也不是經常會去想以前的事情。雖然就是不久前的事,可是對她來說,彷彿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這樣,很無常。有錢的人可以很快沒錢,健康的人會突然生病,可是如今她家雖然沒有錢了,可是她和爸爸、媽媽都還好好的,現在一家人為還債而努力著,她覺得就很好了。因為家人都在,所有的困難都會慢慢解決掉,失去的還會再回來。
  「晚上好,請問想要喝點什麼?我們店裡有……」裴君君甩掉家裡那些不快樂的事情,走到客人面前,臉上是燦爛的笑容。
  「給我一杯拿鐵。」客人不等裴君君介紹完,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玩起自己的手機。
  莫晨看著以前不可一世的裴君君現在這樣低聲下氣不說,還要看客人臉色,很好奇裴君君的反應,可是沒想到他看到的卻是一個和他印象裡不一樣的裴君君。
  他感覺來接近裴君君這件事情是越來越有趣了,接下來,他倒是想看看裴君君露出真面目的時候了。
  裴君君給客人調好咖啡,端過來,轉身去招待別的客人。
  「服務生,妳怎麼泡咖啡的啊,口感超級不好!」那個客人不滿地大叫起來。
  裴君君走了過來,「對不起、對不起,要是咖啡口感不好,我可以幫你換一杯。」
  「咦,平時都不是妳泡我喝的咖啡的,換員工了嗎?」那個客人一臉嫌棄。
  「對啊,這位是新來的員工,所以可能泡咖啡的技術有待提升,可是她已經很努力了。」小雅過來幫忙解圍。
  「新來的就該在後面洗杯子嘛,我們是來喝咖啡的,又不是來看臉的,長得再漂亮又怎麼樣。」客人很不滿地嚷嚷起來。
  「是、是、是,應該安排她洗杯子的,可是因為今天是週末,人手不夠所以……」
  「我沒興趣管她的事情啦,趕緊給我換咖啡。」
  「好,馬上來。」
  小雅忙拉著裴君君走開,「君君,有時候有些客人態度是惡劣一點,希望妳不要在意。」小雅輕聲安慰裴君君。
  「沒事的,小雅,謝謝妳。」裴君君微笑著搖搖頭,「好了啦,也不是每個客人都這樣。」
  裴君君與小雅的交談都落入莫晨耳中,他不覺對眼前跟過往截然相反的裴君君刮目相看。

  ◎             ◎             ◎

  時間不知不覺地溜走,就要到咖啡店關門的時間。
  「君君,我男朋友來接我了,先走囉。」小雅走到門口,一看門外,「喔,雨好大,君君,妳帶傘吧?」
  「嗯嗯,我有帶。妳先走吧,我馬上也要走了,路上小心。」裴君君衝小雅揮揮手。視線落在咖啡店裡最後一位客人身上,出於禮貌,裴君君走到他身邊,「你好,店裡要關門了,明天再來喔。」
  莫晨抬眸看她一眼,「下雨了,我沒帶傘,只好再等等了。」
  裴君君看看窗外,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她的視線落在莫晨的臉上,「恐怕這雨會一直下哦。」
  莫晨很無可奈何的樣子,「那我只好一直等下去囉。」
  「可是我要關門了耶。」裴君君有點著急。
  看到裴君君那急著回家的樣子,莫晨也不想為難她,站起身來,結帳後向門外走去。裴君君看他雖然很挑剔可是也滿配合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把門關好,裴君君站在咖啡店門口的階梯上打開傘,腳剛邁下階梯,一個高大的身影便鑽進她的傘下,還配合她雨傘的高度低下頭。
  裴君君嚇得花容失色,待她看清是那個客人,便蹙了蹙眉頭,「咦,是你,你還沒走嗎?」
  莫晨一把接過她手中的傘,撐到他可以直起腰的高度,「對啊,我可不想變落湯雞。」
  裴君君看著在他手中的雨傘,「可是你拿走我的傘,是要讓我變落湯雞嗎?」
  莫晨微微一笑,「反正我的住處就在這附近,妳先送我回去,妳再回家。」
  看到莫晨和煦的笑臉就像這冷冷雨夜裡一道溫暖的光,裴君君感覺心裡也是暖暖的,這段時間她把周圍所有的人情冷暖都看透了,可是難得有一個人對她笑,她很感動。
  「好吧,只要你以後不要老是來咖啡店裡找我麻煩就好了。」裴君君也提了個請求。
  「什麼找麻煩,明明是很喜歡被妳服務好不好。」莫晨很不爽裴君君這樣講自己。
  「可是我不喜歡為你服務啊。」裴君君咬咬粉唇,「以後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指定我一個人?」
  「不、可、能。」莫晨斬釘截鐵地說。
  「欸,你這個人好討厭耶,那麼多服務生,幹嘛只叫我,而且老是挑剔這裡、挑剔那裡的。」裴君君氣得直跺腳。
  莫晨低頭看她一眼,微微一笑,「就是喜歡叫妳,理由我也不清楚。」
  「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你喜歡看我忙得團團轉對不對?」一見如故的感覺讓裴君君指著莫晨的臉大聲問。
  莫晨看她這副可愛模樣,笑了笑,「那就當我是故意的好了。」
  「你這人怎麼這樣。」裴君君氣得咬牙切齒。
  「我怎麼樣了,服務業不都這樣嗎,總會有一些比較麻煩的客人。」莫晨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裴君君看著他的臉,雖然她真的搞不懂他為什麼要這樣,可是她開始覺得自己遇到了這個人真倒楣,他真的很討厭!
  不知不覺,已經到一家飯店門外。
  「好了,我到了,妳請回吧,謝謝妳的傘。」莫晨將手中的傘交還給裴君君。
  「哇,住飯店,有錢人耶,可是有錢也不能擺架子。」裴君君看著莫晨入住的飯店,接過傘,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說。
  「這句話妳應該跟妳自己講吧。」莫晨小聲嘀咕。
  「什麼?」裴君君沒聽清楚,眨著雙眼問他。
  「沒什麼。」莫晨迎向裴君君雙眼,眼中別有深意。
  裴君君知道他準是講自己壞話,可也不想計較,她轉過身,「走了,再也不見。」
  莫晨看著她的背影笑了,「不見的話你們咖啡店會有損失哦。」
  「隨便你,反正又不是我的咖啡店。」裴君君大步走著,她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雨簾中。
  「這句話倒有點像我認識的那個裴君君了。」莫晨摸摸英挺帥氣的下巴,饒有興味地說。只是這句話已經走遠了的裴君君沒有聽見。

  ◎             ◎             ◎

  快要到下班時間,咖啡店裡的客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
  裴君君趴在收銀臺前,很無聊地支著下巴看著牆上時鐘的秒針在一點點地轉動。
  白天兼差好幾份工作,晚上在咖啡店的工作還算舒服一點。而且今天晚上那個可惡的客人沒來,裴君君算是鬆了口氣。
  一想到一天就要過去,她就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只想回到租屋處的床上好好睡一覺。
  「我們又見面了。」一把溫潤而磁性的聲音傳來。
  裴君君抬頭,看到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人,雙眼睜大。莫晨一身很休閒的衣服,好像已經沐浴過,很隨意、很舒適的樣子。
  「我們咖啡店要關門囉,不好意思,明天請早。」裴君君擺擺手,幸好他來得晚,不然她真的沒那麼多好心情侍候他。
  「如果喝不到妳泡的咖啡我晚上會睡不著,所以再晚我也會趕在關門之前過來的。」莫晨粲然一笑,快要把裴君君給看呆了。
  「你是要外帶對嗎?」裴君君看看牆上的掛鐘,離她下班時間還有幾分鐘,只想快速把眼前可惡的人打發。
  「如果妳不打算下班,我倒可以逗留一陣子。」莫晨環顧一下空座位。
  「不要、不要,我馬上泡給你。」裴君君奔向咖啡機。
  看著裴君君手忙腳亂的樣子,莫晨忍不住笑了。
  將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端到莫晨面前,裴君君陪著笑,「請慢用,請好走。」
  莫晨結帳,「妳泡的咖啡很不錯,配方一定很獨特吧?」
  「還好啦,我在學,雖然只是我其中一份兼差,可是現在覺得多學一點東西好有用喔。」裴君君忍不住感嘆道。
  「當然,妳現在意識到這一點還不算晚。」莫晨說完,輕啜一口咖啡。
  「好了,客人都走光了,我也該關門回去了。」裴君君禮貌地把莫晨請了出去,然後脫下圍裙,揹上自己的背包。鎖好門,她往自己租屋處的方向走。
  她刻意加快腳步,就是因為莫晨之前有幾次老跟蹤她。之前她假意去坐公車然後在人很多的公車站把他給甩掉了,可是這次他好像學聰明了,沒有被她甩掉。裴君君只想加快速度回租屋處。
  裴君君的租屋處不遠,就跟咖啡店隔幾條街,因為樓房有點舊,所以租金比較便宜。加上比較方便裴君君步行去工作,所以她選了這個地方。
  裴君君走在前面,她已經發現了,身後那個一邊喝咖啡,一邊跟著她的可惡的人。裴君君回過頭,雙手插腰超級不爽地大聲嚷嚷道:「你幹嘛老跟著我。」
  莫晨停下腳步,將咖啡杯扔到一旁的垃圾箱裡面,一臉無辜的樣子一攤雙手,「大馬路又不是妳家的。」
  「可是你不是住飯店嗎,你又不住這邊。」裴君君覺得他這人真的很奇葩,簡直就是奇葩中的奇葩。
  看著裴君君氣壞了的一張臉,莫晨忍不住笑了,「覺得妳很有女人味,所以不知不覺跟著妳走到這裡了。」
  「原來你是來獵豔的,對不起,無可奉陪。」裴君君說完,轉過身一路小跑。
  她身後的莫晨長腿邁著大步跟著她不放。
  裴君君拐進一條小巷子裡,前面的一棟民宅五樓的一個套房就是她的租屋處。她停下腳步回過頭,那男的還在跟著她,「你神經病啊,幹嘛老跟著我,跟蹤狂嗎。」裴君君生氣地衝他嚷嚷。
  莫晨氣結,「還沒有人這樣罵過我,妳這市井小民,真的是沒教養。」
  「那你幹嘛還要跟著一個沒教養的人,真的是自跌身價耶。」裴君君想要氣跑他。
  「沒事,我倒要看看這市井小民晚上都喜歡窩在什麼地方。」莫晨四下打量著,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裴君君知道她是甩不掉他了,她能做的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關上門,徹底地把他擋在門外。想到這裡,她快步走進昏暗的門口,走上樓梯。
  莫晨也加快了腳步,一直緊隨裴君君身後走上長長的樓梯,很快他就跟裴君君到了五樓,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曾經是千金大小姐的她住在這樣又破又舊的樓房裡,他有些難過。可是他又想為她的蠻橫霸道打擊一下她,所以他一臉嫌棄的樣子,「這種民宅又髒又破舊,採光又不好,簡直不是人住的地方。」
  裴君君轉過身來,一臉不悅,眼裡閃爍著光芒,「對,可是再破再舊的地方,也會有人住,住在這裡的人雖然沒有錢,可是他們有手有腳,懂得努力去賺錢,辛苦一天後的安樂窩,睡得舒坦就好了。總比下雨了、天氣冷了沒地方住要好吧。」
  聽到裴君君的話,莫晨真的意想不到,過去那個蠻橫的大小姐也會有這樣的一面。他意識到,答應裴叔叔來照顧她真的很值得,他越來越想窺探那個真實的裴君君。

  第二章

  隔天清晨,天還沒大亮,裴君君就被門外傳來的說話聲給吵醒了。
  「誰啊,一大早就擾人清夢,有沒有公德心啊。」裴君君拿起床頭的鬧鐘,看看時間,離去工作的時間還早著呢。
  待她聽清楚是大嗓門房東阿姨的聲音,裴君君捂上耳朵閉上了雙眼,想必是隔壁那個空置一段時間的套房有人入住了。
  離起床的時間也不遠了,裴君君坐起來,閉上雙眼養了一會神後下了床。
  迅速地洗漱後,裴君君踱進廚房,開始給自己做一頓豐盛的早餐,然後她要趕去工作,忙碌的一天又要開始了。一想到存到的錢可以幫爸爸還上一筆債,裴君君就渾身充滿力量。
  熬了很糯軟的稀飯,煎了兩顆荷包蛋,炒了一碟小菜,還有水果沙拉,她坐到餐桌前準備開動。就在這時門鈴響了。
  可能是新鄰居有事找吧。裴君君走到門口,一把將門打開。裴君君最不想看到的人在她眼前衝她眨眨眼睛,「早安。」
  「你……」怎麼回事?裴君君揉揉眼睛,懷疑自己是在作夢。
  「我們是鄰居了,一大早的肚子很餓,妳有沒有準備我的早餐?」莫晨上下打量裴君君一番,看到她穿著細肩帶睡衣很誘人,舔舔嘴唇。
  「沒有、沒有,你出去。」裴君君攔住他,「你再不走我喊非禮了。」
  「妳喊吧,我就說我是妳男朋友。」逕自入內,走到餐桌前拉開一把椅子坐下,莫晨一點都不客氣,拿起一塊水果送到嘴裡。
  「你給我出去!」裴君君看著眼前的不速之客,下逐客令。
  莫晨溫潤一笑,「妳不會希望妳的新鄰居活活餓死吧。」
  「餓死關我什麼事。」裴君君一臉生氣,「你有手有腳不會自己做嗎。」
  「不會,從小到大我沒進過廚房。」莫晨如實相告。
  「那你就打算來我這裡蹭吃蹭喝嗎?」裴君君一臉的敵意。
  「當然了,不管怎麼說,我們認識,對不對。」莫晨端起碗準備喝稀飯。
  「你不許吃。」裴君君伸手要去奪。
  莫晨一把抓住她的手,輕輕一扯,她便坐在他大腿上,柔軟滿懷讓他嗆了一口氣。
  裴君君惱羞成怒,從莫晨懷裡掙扎著要起來,可是莫晨沒有放過她的意思,反而一隻手臂環抱她的腰,將她緊緊箝在他懷裡。
  「你幹嘛,放開我。」裴君君在莫晨懷裡,她感覺自己被莫晨賴上了不算,對方還動機不良,對她又摟又抱。
  長長的髮絲垂在她背後,她身上柔軟的睡衣在掙扎間有些凌亂,莫晨終於鬆開了她,因為他察覺到身體對她產生一種微妙的反應。
  「討厭,你吃吧、吃吧,我不要了。」裴君君生氣回房換上衣服,趕著去工作。
  碰上這個可惡的男人她認栽,可是怎麼打發他,讓他不要再來纏自己,她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             ◎             ◎

  夜裡,莫晨站在樓梯口等著裴君君,這個時間點她應該從咖啡店回來了。
  果然樓梯傳來腳步聲,很快他便看到裴君君出現在他視線裡。早上抱她的時候,他對她有感覺,雖然不知道感覺是不是真的,可是他覺得接近她越來越有趣。現在看不到裴君君的臉,他反而有點寂寞了。
  「幹嘛不待在房子裡面,要在這裡站著,你嚇到我了。」裴君君看著眼前似乎閒得很無聊的人嚷嚷道。
  「屋子裡面訊號不好,我出來打個電話。」莫晨感覺裴君君有點莫名其妙。
  「原來是這樣。」裴君君鬆了口氣,她感覺自己的擔心有點多餘,「好,當我什麼都沒說過。我回家了,再見。」裴君君邁開腳步,邁上最後幾階樓梯。
  路過莫晨身邊,莫晨幽幽的聲音傳來,「其實也是順便為了等妳。」
  「呵呵,那太謝謝你的關心了,我不用你等,我自己可以回家,OK?」站在樓梯口,裴君君重新感覺到眼前這個男人對她的動機真的很不單純,她下意識地想要防備他。
  「不OK,我喜歡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干擾我。」莫晨臉上壞壞的笑容,補充了一句,「包括騷擾妳。」
  「混蛋!」裴君君低罵一句,因為莫晨的笑而更加防備他,就在這時,頭頂上的燈滅了,整棟民宅陷入黑暗當中。
  「咦?停電了。」黑暗中傳來莫晨的聲音。
  「我怕黑!」裴君君害怕地大叫一聲,撲到了莫晨的懷抱裡,臉也埋在他的懷裡。
  黑暗之中,莫晨雙眼異常明亮,這種溫柔而親切的接觸他從來沒有感受過。他倒嗆一口涼氣,有種心跳在加快的感覺。
  幾分鐘後,燈重新亮了。
  莫晨低下頭,看著埋在他懷裡的小腦袋,他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抱在她腰上。
  裴君君睜開雙眼,看到有電了,可是自己卻在眼前這個大男人的懷裡,她嚇了一跳,用力把他一推,絲毫沒有防備的莫晨便跌下了樓梯。裴君君把人推倒,意識到自己防衛過當,嚇得捂著嘴巴圓睜雙眼,叫不出聲來。
  「妳這個女人,太野蠻了。」莫晨在樓梯轉角的地板上掙扎了一下,卻站不起來,只好坐在原地。
  咚咚咚下樓梯的聲音響起,裴君君快步走到莫晨身邊,「你沒事吧,痛不痛,你還能站起來嗎?」
  看著裴君君摸摸這裡又揉揉那裡,一副緊張的樣子,莫晨也氣不起來,「我沒法站,恐怕是骨折了。」
  「骨折了?」裴君君看著莫晨的腿,急得眼淚都要冒出來了,「怎麼辦?我把你弄骨折了,怎麼辦?」
  「去醫院啊。」莫晨看著她不知所措的樣子,又可氣又可笑。他終於知道,十年前她對自己惡作劇一定是為了好玩,並不是她有惡意。
  「好,去醫院,別怕啊,我們現在去醫院。」裴君君雙手架在莫晨雙臂下,想要抱起他。發現從前面抱不起,又跑到他身後,試著從莫晨身後把他抱起來,可力不從心。她蹲在他身旁,將他一隻手臂搭自己肩膀上想要扶起他,可惜她真的沒辦法將他扶起來。
  莫晨真的很享受一個軟軟的身體在自己身上亂蹭的感覺,可是看到裴君君急得眼眶都紅了,不忍心,他拿出手機遞到她面前,「幫我叫救護車。」
  「喔,對喔。」裴君君終於開竅,接過手機叫了救護車。

  ◎             ◎             ◎

  醫院裡,做過手術的莫晨被推了出來,安置在病房裡。
  裴君君走到病床邊緊握他的手,「喂,你感覺怎樣,還痛嗎?」
  「我不叫喂,我也有名字的。」莫晨臉色有點蒼白。
  裴君君微微驚訝地看著他。
  「我叫莫晨,以後叫我莫晨,知道沒。」莫晨聲明道。
  裴君君蹙蹙眉頭,「莫晨……這個名字好像有在哪裡聽過,有點印象。」
  「是嗎。」莫晨揚起眉頭,有點希望她想起什麼,又有點不希望。
  「想不起來,不管了,那麼多人都同名同姓。況且你現在那麼可憐,還是先把腿養好了再說。」裴君君的目光落在他裹著繃帶的小腿上,「你還痛嗎?」
  「廢話,小腿骨折,妳說痛不痛。」莫晨腿部麻醉還沒退,雖然不想讓裴君君擔心,可是卻要給她施加點壓力,免得他說不礙事她就逃避責任,一走了之。
  「很痛對不對,你先好好休息。肚子餓不餓?我去給你買點吃的。」裴君君真的很擔心莫晨,也為自己推他下樓梯感覺內疚。
  「我先躺會吧,妳不要離開。」莫晨握著裴君君的手,閉上雙眼。
  裴君君的手第一次被一個男生緊握著,可她的心思都圍著他,無關感情,只是滿滿的自責,「莫晨,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裴君君的聲音輕輕的。
  這句道歉似乎來得有點晚,可是莫晨聽到了,並著以前她的種種不是,他一併原諒了她。裴君君,以後他罩定她了!
  也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莫晨睜開雙眼,天已經亮了,映入眼簾是裴君君那張漂亮的臉蛋,她正神情認真地看著他的臉。
  四目相對,裴君君臉上馬上綻放可愛的笑容,「你醒啦,感覺好點沒?」
  局部麻醉已經退了,莫晨感覺有點痛,可是他還是笑了笑,「好點了。」
  裴君君將桌面上的餐盒打開,「醫生說了,剛手術完只能喝點粥,現在你先吃一點,我要去工作了,等中午我再給你帶吃的,還有蘋果,我已經削皮切塊了,你可以吃一點。」
  莫晨瞥一眼她的臉,「不是說讓妳不要走開嗎。」
  「沒有啦,其實我趴在桌邊睡了一覺,一早醒來我看你還沒有醒,所以就出去了一陣子,不到十分鐘。」裴君君很匆忙的樣子看看手錶,「好囉,我要走了,不然要遲到了。」
  莫晨抓住她的手,「我已經這樣子了,傷筋動骨一百天,接下來妳要負起照顧我的責任了。」
  裴君君很誠懇的態度說:「好,我會負責到底的,醫藥費我已經付了,還有我們住這麼近,以後我會固定好時間到你家幫你做飯還有打掃的。」
  「太麻煩了。」莫晨搖了搖頭。
  裴君君微笑一笑,突然對莫晨心生好感,「沒事的,不麻煩,照顧你是我應該做的。」
  「出院以後我要住妳家。」莫晨補充道。
  「啊,什麼?」裴君君大跌眼鏡,莫晨是賴上她了嗎,怎麼回事,他為什麼要賴上她不算,還要打算賴在她家?
  「以後就拜託妳多多照顧了。」莫晨臉上的笑容陽光得一塌糊塗。
  裴君君腦子裡面一團糟,她照顧好自己一個人已經很不錯了,現在竟然要多照顧一個送上門來的,要她怎麼做才好?先是家裡破產讓她的人生一落千丈,再是遇到眼前這個不速之客,真是流年不利啊。裴君君心裡叫苦不迭。
  莫晨大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如果我沒記錯,妳上班似乎要遲到囉。」
  裴君君回過神來,「對,我要遲到了啦!掰囉,回頭見。」
  看著裴君君像一陣風般跑出病房,莫晨忍不住笑了起來。一想到接下來要跟她同居,感覺更加好玩了。

  ◎             ◎             ◎

  難得下午請半天假,裴君君將住了幾天醫院,天天吵著要出院的莫晨接回了租屋處。
  打開租屋處的門,裴君君將倚著拐杖的莫晨扶進屋裡。她一個女生將一個大男生從一樓扶到五樓,此刻已經筋疲力盡,拚盡最後的力氣把莫晨扶到一張椅子前讓他坐下,她癱倒在大床上喘著氣。
  莫晨看著裴君君亂糟糟的房間蹙起了眉頭,「妳不要告訴我,一個女孩子的房間可以這麼亂。」
  裴君君看著天花板,「呵呵,實在不好意思,我時間太趕,沒有提前收拾好房子。要不你搬回隔壁去,我過去那邊照顧你好了。」
  「我才不要聽妳鬼扯,到時候我擔心喊破喉嚨妳也不過來幫忙,我還是住這邊要安全些。」莫晨雖然一臉嫌棄,可是還是想要賴在裴君君的住處。
  「好吧,只要你不嫌棄就好。」裴君君舒服地躺在床上,只想睡一會覺。
  「不嫌棄才怪,起床收拾房子。」莫晨的拐杖敲在她的床腳下發出吵雜的聲響。
  「知道了啦,吵死了。」裴君君捂著耳朵從床上跳起,瞪著莫晨,「你家在哪裡?你的親人呢?朋友也好啊,都可以照顧你。」
  「不要想推卸責任,反正在我徹底康復以前,我都會在這裡,妳別想跑掉。」莫晨嚴肅地聲明。
  「那你不用回公司嗎?你不需要工作嗎?」她不想要莫晨天天都賴著她啊。
  「我的工作只需要一臺電腦,也就是說,我是一名電腦工程師。所以說,工作環境跟生活環境對我來說很重要,妳必須把房子收拾好。」
  「哦,原來那些電腦病毒之類的就是你這種人製造出來的對不對?」裴君君指著他的臉不懷好意地質問他。
  「我才沒那麼無聊。」莫晨看著房子只有一張床,蹙蹙眉頭,「妳的床這麼小,怎麼睡?」
  裴君君眨眨靈動的大眼睛,「對啊,我的房子小,床也小,你是電腦工程師,IT精英,怎麼可以委屈你住這麼小的地方,不如……」
  莫晨睨她一眼,知道她在盤算些什麼,打斷了她,「這樣吧,反正就只有一張床,再小擠擠就算了。」
  「誰要跟你擠了。」裴君君紅著臉,一臉防備。
  莫晨抿嘴笑,「妳看妳滿腦子都是些什麼啊,我有說跟妳擠嗎,我說我自己擠在妳床上睡,妳睡地板。」
  裴君君氣結,「你好沒風度耶,要女生睡地板,你懂不懂憐香惜玉啊。」
  「我當然懂,可是妳不屬於我會憐惜的那類女生。」莫晨發現跟裴君君鬥嘴真的是一件滿有意思的事情。
  「閉嘴,我不想跟你講話了,現在我要收拾房子,然後給你做晚餐,晚一點我還要去咖啡店上班。」
  莫晨的拐杖攔住裴君君的去路,「妳先別忙那些,先帶我去洗個澡,在醫院待了那麼多天,一身消毒藥水味,難聞死了。」
  「什麼,洗澡?」裴君君瞪大雙眼,她長到現在二十二歲,連男朋友都還沒有交過,現在卻要她幫男生洗澡,她才不要呢。
  「嗯哼,我現在骨折了,行動不方便,只能靠妳了。」莫晨很無奈的樣子,「畢竟我這個樣子還是拜妳所賜。」
  「可是你是男生耶!男女授受不親的。」裴君君紅著臉,很尷尬。
  「是我在犧牲色相又不是妳,妳以為我很想讓妳看我脫光光的樣子嗎,如果不是骨折,我會用得著麻煩妳嗎。」
  「可是之前你說過你跟著我是為了獵豔……」裴君君嘟囔著。
  「噗,妳還真信了?」
  「一言為定哦,你不許打我主意。」
  「是妳不許打我主意才對吧。」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