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言情小說>臉紅現代 > 商品詳情 老公不太熟
【5.1折】老公不太熟

臉紅紅BR841--葉晴

會員價:
NT985.1折 會 員 價 NT9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葉晴
出版日期:
2016/02/04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高冷總裁很野蠻
NT118
銷量:82
不擇手段娶前妻
NT118
銷量:82
與上司的一夜情
NT118
銷量:43
床伴逼我嫁
NT118
銷量:77
野狼老公妖嬌妻
NT118
銷量:54
半月嬌妻
NT118
銷量:41
嬌妻哄入懷
NT118
銷量:85
秘書為何要分手
NT118
銷量:100
叼回逃妻
NT118
銷量:88
夜劫
NT118
銷量:148
七年夜妻
NT118
銷量:62
友妻
NT118
銷量:72
同居不同床
NT118
銷量:68
床伴之夜
NT118
銷量:63
把秘書拐回家
NT118
銷量:35
一夜成債
NT118
銷量:63
總裁有寵妻癖
NT118
銷量:87
從夫之夜
NT118
銷量:86
老婆大過天
NT118
銷量:48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0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9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79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6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0
夜劫
NT11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4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37

因為崇拜男人,女人拿著撫媚來勾引,拐他愛她;
因為迷戀女人,男人的膽量就是春藥,誘她上床。

郭景鑠二十一歲時,他家隔壁的小青梅揚言要嫁他,
可惜,打從小青梅四歲開始,他只當她是鄰家妹妹,
他疼她寵她,對她有求必應,卻是不想娶她回家當老婆。
為了躲避小青梅的逼婚,郭景鑠決定來個眼不見為淨,
不告而別走人了。誰知,六年後再見,小青梅不但纏人,
還纏上他的床,教他一時獸性發作,跟她有了一夜情。
只是,他沒說不娶,鐘伶韻這女人竟吵著不嫁他了,
笑話,沒上床前,他肯定沒想娶她,但都跟他滾上床了,
她不嫁,由得了她嗎,就算用押的也要把她押去結婚。
鐘伶韻以為郭景鑠不過是為了負責才願意當她老公,
她也承認自己就是賴上了他對她的疼愛跟放縱,
可她要的是他的愛,如果他沒愛上她,她絕對不嫁!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郭家隔壁的房子終於被人買下,而住進去的人居然是郭家老爺子郭爺爺多年前的好友鐘爺爺。好友重逢,兩家人都跟著高興,郭家人提議在自家聚餐,讓老人家們聚聚。
  鐘伶韻才四歲,跟著鐘媽媽踏進了郭家。她很好奇為什麼爺爺會跟隔壁家的爺爺認識,但大人說的她也聽不懂。她看著大大的房子,跟她的新家一樣,不過這裡有一股花的香味,她好喜歡。
  「韻韻,妳在這裡乖乖的,媽媽去幫郭媽媽的忙哦。」鐘媽媽看客廳都是男人的天下,便想到廚房幫忙。
  鐘伶韻並不怕生,而且爺爺和爸爸都在,她便放開了媽媽的手。
  郭家的孫子郭景鑠從樓上下來,鐘伶韻一直看著他,但他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徑直走到長輩面前問好。
  「哎呀,你的孫子都那麼大啦。」鐘爺爺高興地說。
  「是啊,都已經九歲了。」談起懂事的孫子,郭爺爺的臉上就會出現滿意的笑容。
  鐘爺爺雖然也覺得有孫子挺好的,但是自從鐘伶韻出生之後,他就覺得有她就夠了,一輩子就疼她一個,「九歲好啊,再過幾年都可以上國中了,可我們家韻韻才四歲。」鐘爺爺看著小不點一樣的鐘伶韻,臉上也出現了慈祥的笑容。
  郭爺爺笑說:「你家小孫女比我家孫子小五歲是吧,也差不了多少。」
  「是差不多,但是一想到還要等很多年才能看到她結婚、生子,就覺得有些擔心。」老人家的身體是說不定的,誰敢保證自己能不能看到心愛的小孫女結婚呢。
  「鐘叔怎麼說這些,肯定能看到的,你看韻韻那麼可愛,說不定剛滿十八歲就有人想娶走了,到時候你想挽留可能還挽留不了。」郭爸爸笑著說。
  鐘爺爺大笑,「是啊,到時候該是我捨不得了。」
  大家都在感慨時間的流逝,但可愛的鐘伶韻卻走向郭景鑠,拉著他的衣角,「大哥哥,我們玩遊戲吧?」
  郭景鑠低頭看著有些胖嘟嘟的而且頭上還紮著兩條辮子的她。
  「對啊,景鑠,陪小娃娃玩玩,以後她就是我們的小鄰居了,可要好好待她。」郭爺爺覺得好玩,鐘伶韻一點都不怕生的性格真好。
  聽話的郭景鑠只能拉著她到一邊。他坐在餐桌旁的小椅子上,看著她問:「妳想玩什麼?」
  鐘伶韻覺得這個大哥哥好好看啊,特別是剛剛從樓上下來時,真的好像從電視裡走出來的白馬王子。
  「大哥哥,我們玩扮家家酒吧?」她的小嘴巴一動一動的,臉頰上的小酒窩也跟著越來越深。
  扮家家酒,好像太幼稚了吧,「我不喜歡玩這個,妳自己玩吧。」他還是比較喜歡看書,而且小孩子一般都很吵、很討厭的,如果不是爺爺吩咐,他一點都不想跟這麼小的孩子玩。
  鐘伶韻有點不開心,大哥哥都沒有看她,而且他還拒絕了她。她努力地爬到他的身上,坐在他的大腿上,暖暖、胖胖的小手把他的臉扶起,讓他看著她。
  「大哥哥,陪我玩嘛,我想跟你玩遊戲。」癟著小嘴的鐘伶韻特別的不高興。
  還以為她會因為他的拒絕而放棄,沒想到她居然還不高興地捧著他的臉,讓他直視她。他擔心她會摔下去,還特地用手扶了一下,胖乎乎的身軀、圓潤的小手都讓他感覺碰到了棉花糖似的,而且她軟綿綿的聲音也滿好聽的。
  「大哥哥,你不喜歡韻韻嗎。」鐘伶韻有些難過,「所以你才不想跟韻韻玩?」
  郭景鑠忍不住一笑,「不是。」
  「大哥哥,我就是要跟你玩,你不可以不理我啦!」她生氣地繼續捧著他的臉,就是不放手,一定要等到他答應。
  「為什麼那麼想跟我玩?」他好奇。
  「因為大哥哥像白馬王子,我想跟白馬王子玩。」她委屈地說。
  也不知道是因為她的固執還是她的可愛,最後他還是只能答應:「好吧,我陪妳玩。」
  鐘伶韻馬上笑顏逐開地抱住他,「太好了,我要當大哥哥的妻子。」
  郭景鑠抱著她軟軟的身軀,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答應了,「好。」
  「太好了,那我們還要有小孩。」她興奮地說著一家人的事。
  郭景鑠輕笑,這要是被媽媽聽到了,肯定會笑他居然會跟一個小朋友玩,但是現在發現她還挺可愛的。因為她的可愛,他再次答應了。
  鐘伶韻歡呼著跟他解釋故事的背景,他只是靜靜地笑著看她。
  郭爺爺聽到兩個孩子的對話,覺得好玩,便跟鐘爺爺說:「乾脆就順著韻韻的話,結為親家怎麼樣?」
  鐘爺爺哈哈大笑,「我沒意見,只要韻韻喜歡就好。」
  這句話便在兩人的心裡生了根,非常滿意地看著不遠處正在玩耍的兩個孩子。

  第一章

  太陽剛剛昇起,八歲的鐘伶韻便自覺地從床上爬起,用最快速的方式穿衣服、洗漱。
  「咦,韻韻,妳今天怎麼那麼早起?」鐘媽媽還想等一個小時再叫她,沒想到她居然就自己起來了。
  鐘伶韻邁著小短腿飛快地向門口衝去,「我要去找景鑠哥。」
  鐘媽媽剛想制止她,但人已經不見了。真是女大不中留,才幾歲啊,就天天要去找隔壁家的大哥哥。她嘆了口氣,想起今天是郭家出發去旅行的日子,怪不得鐘伶韻會那麼緊張。
  郭景鑠放暑假了,所以郭家人決定全家出國旅行,鐘伶韻也想跟著他去,但因為她要去才藝班,而且爸媽也不同意,所以必須留下。
  鐘伶韻走進郭家,郭媽媽看她來了,一笑,「韻韻,妳的景鑠哥在房間哦。」
  她嚴肅地點頭,朝著郭景鑠的房間走去,心裡卻有些害怕他會離開。她踏進郭景鑠的房間,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心裡一陣失落,他不在啊。
  「韻韻怎麼那麼早就過來了?」從浴室出來的郭景鑠一眼就看到了隔壁家的小妹妹鐘伶韻。他的笑容也隨之展露,她的出現總是讓他有種很窩心的感覺,而且她的笑容也能讓他暫時忘記煩惱。
  她看到他的時候連忙衝進他的懷裡,委屈地嘟著小嘴看著他,「景鑠哥。」
  郭景鑠坐在床邊,把她抱起放在大腿上,「怎麼了?」
  「景鑠哥,你不要走好不好?」她難過地說。
  從四歲開始,她的身邊就一直有他的存在,她幾乎每天都能看到他。她對他已經產生了依賴感,一想到會看不到他,心裡就覺得難過。
  郭景鑠摸著她柔順的頭髮,她現在就開始捨不得他了,「我只是出國玩幾天,很快就回來了。」他哄著她說。
  但鐘伶韻還是覺得難過,總感覺會很長時間看不到他,「可是你們全家都去,會讓我以為你們不會回來了,我感覺你會離開很久很久。」她靠在他的胸膛上特別溫順地說。
  郭景鑠覺得她很好玩,他不過是去旅行,她就難過成這樣,要是他以後出國留學了,那她是不是就要天天哭呢,「傻丫頭。」郭景鑠把她放在床上,然後走到書桌邊,從抽屜裡拿出一罐爸爸出差拿回來的瑞士糖。他不喜歡吃糖,會留下是想拿來哄鐘伶韻,沒想到還真的用上了。
  「韻韻,這罐糖給妳。」他坐到她身邊,「我很快就會回來了,妳每天吃一顆,沒吃完我就回來了。」他們家的歐洲之旅有十五天,糖罐裡起碼有幾十顆糖,說了這句話她應該就放心了吧。
  鐘伶韻捧著糖罐,雖然還是覺得難過,但看到那麼多糖,心裡好像真的沒有那麼難過了,而且他也說了會回來的,那就等等吧。不過糖好多哦,可不可以不要一天吃一顆,她想吃好多顆啦。
  郭景鑠看出她有了貪吃的想法,便警告她說:「每天只能吃一顆。」
  鐘伶韻笑笑說:「好啦,景鑠哥,我會在家裡等你,你不可以騙我,一回來就要來找我哦。」她像是管家婆一樣地叮嚀著,就怕他去一趟國外就把她給忘記了。
  「知道了,傻丫頭。」他揉著她的頭髮。
  得到滿意答覆的鐘伶韻才開心一些,「景鑠哥,我現在可以先拿一顆吃嗎?」
  郭景鑠挑眉,一大早就想吃糖,「妳吃早飯了嗎?」
  她癟了一下小嘴,「還沒有。」
  「為什麼不吃早飯,想變得笨笨的嗎?」郭景鑠有些不高興,但卻拉著她的小手下樓找媽媽,讓媽媽給她準備一份早餐。
  「才不是,我出門的時候媽媽還沒做好。」鐘伶韻辯解,剛剛就是沒有做好。
  他懷疑地看著她,不過懷疑也沒用,準備吃的才是最重要的。
  吃完早餐之後,郭景鑠就把鐘伶韻送回家了。她不放心,就站在門外看著,直到他們家的車離開了,才去找媽媽。
  「媽媽,為什麼我看到景鑠哥離開會覺得難過呢?」明明他都說了過段時間就回來了,也給她糖了,但她就是覺得難過。
  鐘媽媽覺得好笑,鐘伶韻不會那麼小就懂什麼是愛情了吧,不過自家的女兒都被郭家給定下了,就算會出現這樣的感情也沒什麼不好,「妳肯定是太喜歡景鑠哥了,才會連一個離別都難過。」
  鐘伶韻想不明白,但她是很喜歡郭景鑠,所以為了盡早看到他,她必須每天吃兩顆糖,讓他快點回來。

  ◎             ◎             ◎

  郭景鑠從國外回來,一下車,郭媽媽就調侃他說:「景鑠,你說韻韻什麼時候會來找你呢?」郭媽媽很喜歡鐘伶韻,雖然開始的時候覺得郭爺爺提出的娃娃親不太可能,但是從這些年兩個孩子的相處,還是可以看得到未來的。
  郭景鑠微微一笑,他了解鐘伶韻,如果她知道他回來了,肯定第一時間衝出來。她總是非常的黏他,「很快。」
  「韻韻真的太可愛了,要是我們也有一個這樣的女兒多好。」郭爸爸在一旁感嘆道:「不過如果景鑠娶韻韻回家,那就更好了。」
  郭景鑠知道大家都愛開他們兩人的玩笑,他也當這一切都是玩笑話,所以從來不認真想過,「她是妹妹,說什麼娶不娶的話。」他酷酷地說,然後拿著自己的行李箱走回房間。
  郭爸爸和郭媽媽則相視一笑,可能沒那麼簡單哦。
  郭景鑠才收拾好東西,鐘伶韻就捧著糖罐去找他了,「景鑠哥,你怎麼那麼晚才回來,我的糖早就吃完了。」她跑到他面前抱怨。雖然媽媽禁止她吃那麼多糖,但是她還是想要把糖快點吃完,這樣他才會回來。
  郭景鑠看著空空如也的糖罐,他記得在出發之前,他跟她說過只能一天吃一顆,裡面幾十顆糖她居然都吃完了,還好意思來跟他抱怨,嫌他晚回來。他佯裝生氣地說:「不是讓妳一天吃一顆嗎,為什麼現在都吃完了?」
  鐘伶韻有些愕然,連忙委屈地低下頭,她控制不住嘛,「我……」
  看到她難過,郭景鑠只好破功,「好了,我現在不是回來了嗎。」他把她的小臉抬起,「我還給妳帶了禮物。」他走到書桌旁坐下,拿出一大堆的東西,都是他在各國買的小東西,他可以肯定她會喜歡。
  鐘伶韻看著那麼多的禮物,好開心。連忙坐上他的大腿上,羨慕地看著他,「你去了很多地方嗎?」
  「嗯,去了很多很多地方,不然也不會那麼長時間後才回來。」這趟旅行確實非常開心,雖然行程比較急,但還是去了好多個國家。
  「都是什麼地方呢?」她乖巧地坐著,想聽他說起他旅行的事情,就算她不能陪他去。
  郭景鑠拿起桌上的相機,一張張給她看自己拍下的風景。
  他跟她說了很多,她聽得很興奮,「景鑠哥,我好想跟你一起去玩哦,你去的地方看起來都好好玩。」
  「好啊,等妳長大了,我就帶妳去,把我去過的地方都去一遍。」
  鐘伶韻努力地點頭,她就是想要去他去過的每一個地方。她想起媽媽曾經跟她說過,長大了,她就會成為他的妻子,所以他肯定會讓她實現這個願望的。
  「等我成為你的妻子,你就必須帶我周遊世界,不許反悔哦。」鐘伶韻認真地說。
  郭景鑠知道她一直都愛跟他開這樣的玩笑,「妳就那麼篤定我會娶妳?」這小精靈就是喜歡用這樣的話來安慰自己,卻不知道他一直對她沒什麼想法。
  「你不會娶我嗎?」鐘伶韻緊張地問。
  郭景鑠笑看著她,只是一句玩笑話,用得著那麼緊張嗎,不過思量之後,還是決定先答應她,不然她肯定會很不開心的,而且還會吃不下飯,「會。」
  鐘伶韻高興極了,這句話也像是種子一樣在她的心裡牢牢生根,他是要娶她的。可她感覺還不是很放心,抓住他的手,「景鑠哥,以後都不許丟下我一個人、不許一個人去玩,去什麼地方都要帶著我。」
  雖然這次才離開十幾天,但是她就是感覺好長好長了,她天天都問媽媽他什麼時候回來,媽媽都說明天就回來,結果每一次都錯了。她現在好不容易等到他回來了,她再也不許他離開了。
  郭景鑠笑著說:「妳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霸道了?」
  她嘟著小嘴,抱住他的脖子,「因為你是我的啊,媽媽看的電視劇裡說要把男生看住,不然他就會不見的了。」
  他皺眉,鐘媽媽看的是什麼電視劇,居然會讓她說出這樣的話。
  「你答應我嗎?」鐘伶韻還不死心地問。
  郭景鑠猶豫了一下,等她長大了,她可能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黏他了,就算現在答應了也是一句玩笑話而已,長大之後的事情誰又知道呢。
  「好,再也不離開妳,行了吧?」他捏著她的小鼻子說。
  鐘伶韻連忙搶救鼻子,卻還是溫順地靠著他的胸膛,只要他不離開就好了。

  ◎             ◎             ◎

  郭景鑠二十一歲的時候,郭爺爺去世了。律師來家裡宣讀遺囑,最後一條居然是要求郭景鑠在鐘伶韻十八歲的時候迎娶她。
  「什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條?」郭景鑠驚愕地站起來,他怎麼從來都不知道?
  郭爸爸和郭媽媽倒是很淡定,「這件事本來就是公開的,你不是也早就知道自己要娶韻韻嗎。」
  聽到爸媽的話,他的腦袋像炸了一樣,非常模糊,「我以為那只是大家的玩笑話,我從來就沒想過要娶她。」
  郭爸爸生氣,「沒想過,那現在就想。這件事既然爺爺那麼重視,那你也要重視。」
  「不可能,憑什麼讓我娶韻韻,我對她一點愛情都沒有,就只是妹妹。」他完全不敢相信。
  他不知道自己在未來會愛上誰,但至少不會是他當作妹妹的鐘伶韻。如果在這種時候決定他的終身大事,那他就會連自由都沒有了。大家的決定侵犯了他的自由,他非常的不喜歡。
  「妹妹,可就你這樣認為,我們全部人都認為你跟她是必須結婚的。」郭爸爸嚴厲地說。
  「不行,我不能跟她結婚。」
  郭爸爸態度強硬地說:「不同意也要同意,這是爺爺的遺囑,所有人都必須遵守。」
  郭景鑠生氣地轉身離開,既然從爸媽無法下手,他就只能尋找鐘伶韻了。
  鐘伶韻在知道郭景鑠找她,急忙扔下作業就趕到他身邊,「景鑠哥,你找我?」她揚著可愛的笑容問。
  他煩躁地皺著眉,「韻韻,妳知道我們之間有婚約嗎?」
  她幸福地一笑,她當然知道,從小就知道了。他現在問她是什麼意思,「我知道啊,怎麼了嗎?」
  郭景鑠更是煩躁,她居然知道,那就是說她也是一直都當真的,可她難道不知道他們之間不可能嗎,「妳跟鐘爺爺說取消我們的婚約吧。」他還是一副不高興的樣子說。
  鐘伶韻一愣,取消婚約,他為什麼想取消婚約?她以為是他不知道她的心意,便靦腆地說:「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才不可能跟爺爺提取消婚約的事情。」
  郭景鑠不敢相信地看著她,她說喜歡他,是男女之間的喜歡嗎?她才十六歲,對愛情的定義那麼的模糊,她明白什麼是愛情嗎?
  「妳喜歡我?」郭景鑠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情況。
  鐘伶韻害羞地點頭,「是啊,我喜歡你。」
  「妳懂什麼是愛情嗎?」他不滿地問。
  她當然懂,雖然她年紀小,但是電視劇和小說也看過不少,她可以很肯定自己對他的感覺就是喜歡,「我當然懂。」
  郭景鑠還是懷疑,為什麼她就那麼篤定她對他的是愛情,「為什麼妳會覺得是愛情?」
  「我就是知道,而且我對你一直都是愛情,你感覺不到嗎?」她害羞地笑著,小手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一直很強壯的手臂,是她眷戀的。
  他卻突然抽回手,像是防備她似的退後一步,「我感覺不到。」
  鐘伶韻不滿地嘟著小嘴,怎麼會感覺不到,「你也答應了要娶我的,你怎麼會不知道我對你的感覺?」她記得自己跟他提過的。
  娶她?這是他拒絕的事情,怎麼可能會同意,還親口答應呢,「我從來沒許下這樣的諾言。」他根本就不記得。
  鐘伶韻一陣難過,這怎麼可能,他明明就說了,「你說了,我八歲那年,你出國回來之後答應我的。」
  郭景鑠回憶這件事,但是卻還是想不起來,這件事已經過去很多年了,他根本就不可能記住這件事,因為他從來就沒放在心上,就算說了,可能也只是哄她的,當時她還只是一個孩子,他又怎麼可能會把對孩子說的話當真呢,「我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郭景鑠狠心地說:「就算我說了,也不會跟妳結婚的。」
  鐘伶韻不敢相信他居然會這樣說,他一直都對她很好,平時就算佯裝生氣地罵她,事後都會哄她開心,但是現在他居然在這件事上拒絕。
  「為什麼,我們的感情不是一直都很好嗎?」鐘伶韻的眼眶裡含著淚水,他怎麼突然就變了?
  「是很好,但我對妳從來就只是對妹妹的感情,不是愛情,妳想太多了。我現在只希望妳跟鐘爺爺提出取消婚約的事。」如果她不愛他,他也可以繼續疼愛她,但如果她對他產生了不一樣的感情,那他可能沒辦法繼續像平時一樣了。
  鐘伶韻咬牙倔強地說:「不要,我不會跟爺爺說。」
  「韻韻!」郭景鑠也有些生氣。
  她就是不要!
  郭景鑠轉身,「好,既然妳不肯說,那我就用我的方式抗議。」
  她以為他會屈服,以前他都會哄她,但這一次他卻轉身離開了,並且還打算繼續抗議。他真的就那麼不想跟她結婚嗎,那她怎麼辦?她一直等著,一直努力地讓自己長大,但他卻拒絕了,也忘記了當初答應她的事情。
  「景鑠哥……」鐘伶韻委屈地看著他離去的身影,不該是這樣的。

  ◎             ◎             ◎

  鐘伶韻從沒想過郭景鑠會不把曾經許下的諾言當一回事,還要去國外讀書。如果不是郭媽媽告訴她,她可能直到他出國了才會知道。
  鐘伶韻趁著他出門去學校辦理手續的時候,在大門口堵住了他,「景鑠哥。」她著急地攔住他。
  但郭景鑠在看到她之後卻眉頭緊鎖,臉上也出現了不耐煩。這是她從來沒有想過的,而且這眼神也是她從沒見過的。她看著他,緊張地問他,「一定要離開嗎?」
  他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但這件事他已經有答案了,「嗯,我要出國。」
  再過兩年她就十八歲了,他只能現在就抓緊時間離開,他選擇了逃避,他真的不想結婚,更不會跟鐘伶韻結婚。
  鐘伶韻難過地看著他,雖然她才十六歲,但她懂什麼是喜歡。更何況她從小到大的感覺都沒有變過,他就是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她不懂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以前的他很疼自己的,每次都會被他的笑容融化,可現在他卻對自己那麼的冷漠。
  「景鑠哥就不能留下嗎?郭爸爸和郭媽媽需要你。」他是獨子,應該知道離開意味著什麼。
  郭景鑠當然知道爸媽現在還在為爺爺的事情傷心,更因為他的拒絕而難過,但他確實不能讓兩人的婚姻成為事實,「他們會自己照顧自己的。」
  「那根本就不一樣,而且我也不希望你離開。」鐘伶韻擔憂地說。
  「為了不讓妳繼續誤會,我只能離開。」他不是存心讓她產生愧疚感,但他說的也是事實。
  鐘伶韻一愣,是她的誤會逼走了他嗎,可她什麼都沒做,「為什麼?」她不解,「我根本就沒有誤會。」
  「妳誤會了我對妳的好,那並不是因為愛。」他還是冷漠地說。
  不是愛是什麼?鐘伶韻想不出他們之間還會有其他的感情,而且她想要的就只有愛情。她咬牙,「我不會放棄的,你必須娶我。」她也是固執的,不然不會一直堅持喜歡他。
  郭景鑠卻比她更堅定,「韻韻,反正我離開了,妳接觸到別的男生,心意就會改變了,妳就會發現其實妳現在對我的感情根本就不是愛情。」
  鐘伶韻卻還是很倔強地說:「一輩子都不會變的,我就是喜歡你。」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那麼篤定,但是那麼長時間以來,他是唯一令她心動的男人,也是唯一想一輩子待在他身邊的。
  在她的心裡,他比自己都還重要,一直都不想離開他,一直都跟隨著他的腳步,他喜歡的東西,她都會想辦法讓自己喜歡,而他會的,她也會努力地學。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她想當一位適合他的妻子,可他現在卻要離開她。
  「韻韻,這根本就不可能。」郭景鑠說。
  「為什麼不可能?你答應過我不離開我的。」鐘伶韻難過地抬起雙眼,眼眶裡的淚水就要溢出來了。
  但這樣並沒有讓他有太多愧疚,只是皺著眉頭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她不敢相信,也不敢動,她不知道自己現在算是什麼,她能去追嗎?他會為了她留下嗎?很顯然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他已經遠離了。
  他不想娶她,這是她最後領悟到的,但她的心卻不想因此而放棄。

  第二章

  六年後,郭景鑠坐在專屬的辦公室裡辦公。
  畢業之後,經過兩年的努力,他已經讓自己的公司走上正軌,在美國也小有名氣,讓他不禁感到自豪。
  他處理完最後一份文件,才想起今天是爸爸的生日。他連忙給爸爸打電話,對爸爸講幾句祝福話,「爸,生日快樂。」他知道現在是台灣的晚上,但是說這句話應該還不晚。
  「我以為你又忙得忘記了。」郭爸爸非常不開心地說。他現在一年都見不到兒子一面,就連生日這樣重要的事情居然也是到晚上才聽到祝福。
  郭景鑠淡淡地一笑,是差點忘記了,但好在想起來了,「當然記得。」
  「哼。」郭爸爸沒好氣地冷哼。
  「爸,最近你們的身體還好吧?」郭景鑠並不把爸爸的冷哼當一回事,事實上,在他離開家之後,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
  郭爸爸沉默了一下才沉悶地說:「你媽還好,但我的身體並不如前了。」
  郭景鑠皺眉,之前怎麼沒有聽爸爸說過有問題,「你的身體怎麼了?」他擔憂地問。
  「心臟好像有些問題,醫生讓我注意,但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較多,經常熬夜。」郭爸爸說。
  心臟的問題,那就有可能是很大的問題,「不能把工作交給別人處理嗎?你就不要參與公司的事情了。」郭景鑠擔憂,但身在美國,連在他身邊關心都做不到。
  「那怎麼行,公司是我的心血。」郭爸爸拒絕。但是他的身體也是問題,要是真的出事了怎麼辦?
  「乾脆你回來吧,現在我也沒辦法繼續管理公司了,你回來接手。」郭爸爸提議。
  郭景鑠一愣,回去嗎?
  「怎麼,還不想回來,是不是要等到我死了你才肯回來?」郭爸爸生氣,他根本沒有任何的孝心,每次都是他們去看他,他居然一次都沒有回來,都快忘記自己還有爸媽了吧。
  「爸……」他沒這個意思。
  「幹什麼,我現在讓你回來接手生意,要是不回來,那就等我死了再回來吧!」郭爸爸生悶氣地說。
  「爸,我現在還不能回去,這裡的公司也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他的公司才剛剛上軌道,還有很多事情要注意的。
  郭爸爸不高興,「好,那你繼續管你的公司,不用管我們好了,反正我現在誰都不能依靠,乾脆就把公司結業算了,再找個地方跟你媽躲起來終老,再也不要管事了。」郭爸爸故意說一大堆這樣的話刺激郭景鑠也只是想要刺激郭景鑠回來,誰讓他直到現在都不肯回來一次,他都不知道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爸,我會回去的,只是還不是現在。」他耐心地跟爸爸解釋,他承認自己在外面是沒有盡到孝道,可他也是為了事業。不過好像自己的事業並沒有得到爸爸的贊同。
  「那什麼是時候,你都離開六年了!」郭爸爸生氣地大吼。
  郭景鑠無奈,但從爸爸生氣的狀態來看,確實是需要他回去,「好吧,我下個月回去。」無奈之下也只能先答應爸爸。
  郭爸爸一聽到他說要回來,臉上的表情馬上就變了,笑呵呵地說:「好,這可是你說的,我讓你媽媽收拾你的房間。」
  「嗯。」他雖然答應了,但心裡還是有些不情願。
  掛了電話之後,郭景鑠也無心再看文件,轉動椅子看向落地窗外的風景。
  這些年他總是以學業和工作的原因拒絕回家,爸媽也是利用空餘時間到美國才看得到他。而他這樣做的主要目的也是不想讓鐘伶韻見到他,希望她忘記對他那不該有的感情。
  他一直相信那只是她將年少時產生的親情當愛情了,只要他遠離她,她就不會再喜歡他了。那現在呢,她是不是要忘記他了?但一想到她可能會把他當陌生人,心裡居然也有些難過。
  「韻韻這些年還好嗎?」郭景鑠喃喃地看著外面的天空問。
  不管這次回去她是不是忘記了他,他知道他們都回不去小時候的感情了。

  ◎             ◎             ◎

  鐘伶韻拿出鑰匙打開郭家的大門。
  爸媽陪爺爺到國外養病了,她便經常到郭家蹭飯吃,最後郭媽媽乾脆把鑰匙都給她了,就是方便她可以無時無刻地出現。她最喜歡吃郭媽媽做的飯菜了,待在郭家的時間、看到郭家兩老的時間比看到自己爸媽的時間還多。
  「郭爸爸。」她走到客廳,卻發現只有郭爸爸一個人。
  「韻韻啊,今天怎麼來那麼早?」郭爸爸看到她出現,整張臉都布滿了笑容。
  她回以笑容,「今天下課得早,想過來幫郭媽媽做飯,我好久都沒下廚了。」即將畢業的她時常沒空,本來跟著郭媽媽學習的廚藝現在都生疏了。
  「妳郭媽媽還沒開始做飯,現在還在景鑠的房間裡收拾。」郭爸爸一臉高興地說。
  她一愣,雖然這個名字時常會在大家的話題裡出現,但郭爸爸現在說的是收拾郭景鑠的房間,他是要回來了嗎?
  「韻韻,妳來啦。」郭媽媽從樓上下來,便看到她視如女兒般的鐘伶韻。
  「嗯,郭媽媽,我今天可是來下廚的。」鐘伶韻笑說。
  「下廚的事情晚點再說,妳知道嗎,景鑠要回來了。」郭媽媽上前拉住她的小手,非常高興地告訴她這個消息。
  鐘伶韻驚訝,他終於要回來了嗎,她還以為他要躲著她一輩子呢。她本來還打算跟爸爸說自己留學的地方必須是美國,去那個靠近他,可以近距離看到他的天空下,但現在好像不用了,鐘伶韻的臉上也出現了淡淡的害羞和笑容。
  「是我騙他說我生病了,他才答應回來的,不然還真的很難啊。」郭爸爸邀功似的說。
  郭媽媽一直掩不住笑容說:「對,就你最厲害了。」
  「當然啦,這都幾年了,眼看著韻韻都要畢業了,再不回來,他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結婚呢?」郭爸爸其實一直都在擔心這件事。他也明白郭景鑠逃離的原因,但這也不能一直成為躲避婚約的藉口。
  「對啊,景鑠回來,韻韻妳就可以跟他結婚了。」郭媽媽也是一臉的期待。
  鐘伶韻愕然,她沒忘記郭景鑠當初的抗議,他應該不會同意吧,「他應該不會想跟我結婚的。」她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她就是沒辦法讓他喜歡上。
  「傻丫頭,輪不到他不同意。」郭爸爸說:「人既然都要回來了,那一切就好辦了。」
  她當然不反對嫁給他,事實上她一直都忘不了他。
  已經六年了,從懵懂到現在已經懂什麼叫作感情,她自己一個人經歷的感受應該也只有她自己懂。
  她在他走了之後也曾經以為自己會像他所說的那樣,在他離開之後看不到他,慢慢地就會習慣、會放下的。可時間過去了,卻讓她對他的感覺根深蒂固,她根本無法愛上別人,這些年她都只能繼續地想著他、愛著他。
  「可如果他反對,我根本就不可能成功的。」她都已經等了六年了,不介意繼續等,但如果他這次還是明確地告訴自己,他是拒絕的,那該怎麼辦?真的能嫁給他嗎?
  郭媽媽看出鐘伶韻的擔憂,握住她的手收緊了一下,投給她一個笑容,「放心,我們都會幫妳的,只要他回來了,妳就努力地把他追到手。」
  「是啊,當初他是還年輕,不懂分寸,現在他肯定會明白誰才是對他最好的。」郭爸爸也連忙安慰。
  鐘伶韻微笑地說:「好啦,你們不用擔心了,順其自然好嗎。」
  「不能順其自然,妳必須是我們家的媳婦。」郭媽媽這輩子就認定她一個媳婦了,才不想換人做。
  鐘伶韻笑得開心,她很感激郭家爸媽都站在她這邊,但事實可能會有出入,可她卻也還是沒打算放棄。
  六年了,她已經長大了,現在總該相信她口中的喜歡是真的了吧。而且那個時候的她還沒有開始行動,他就逃了,這次他回來,她肯定要用盡全力地去追他,一定要讓他答應跟她在一起。

  ◎             ◎             ◎

  機場大廳,郭景鑠一個人從美國回來,本來以為爸媽會迫不及待地出現在機場,但從他出來之後就沒看到人影。
  郭景鑠只能踏出機場大門,卻發現一個女孩在對他笑。他有些皺眉,現在的女孩子都變得那麼主動了嗎,不過這個女孩好像有點眼熟。
  她看著他,臉上的笑容還是不減,而且她在笑的時候臉上還有酒窩。他突然一愣,她好像是鐘伶韻。才六年不見,她變得更美了,害得他差點都認不出來了。
  鐘伶韻其實早就到了,但她卻不敢在接機大廳等他,生怕他會看到是她便轉身回去了,所以一直站在外面等他。她走向郭景鑠,「嗨,景鑠哥,好久不見了。」她的稱呼沒變,希望可以喚醒他對她的記憶。
  郭景鑠看著她的模樣,不可否認,她現在的樣子讓他覺得有些陌生,但卻一點都不影響她的美,「韻韻?」
  「是啊,還以為你會忘記我了。」鐘伶韻放鬆地看著他,還以為他會不想理會她或忘記她,沒想到他居然還記得。而且他叫的還是她的小名,讓她甜蜜得合不攏嘴了,要是他能給她一個擁抱就更好了。
  他當然記得,她可是從小就膩著他的小壞蛋,而且就算長大了,也還準備了一大堆的麻煩事給他。他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驚訝,反而移開目光,「車在哪?」
  鐘伶韻的期待落空了,就這樣嗎,他就沒有在再次見到她的時候誇獎她一下嗎,小時候的他總是會面帶微笑告訴她她最美好的優點,但現在卻只是來一句車在哪。她不甘心地看著他。
  「妳不打算回去嗎?那我自己坐計程車。」郭景鑠的表情冷淡,並沒有他們是久別重逢的感覺,反而像是陌生人。
  「景鑠哥,你看到我就沒有高興的感覺嗎?」居然連一個擁抱都沒有。
  他的眼神也很淡漠,「我想妳應該不希望我像小時候一樣把妳整個人抱起吧。」
  她倒是很希望,鐘伶韻沒好氣地想。她甩一下頭髮,「哎,算了,回家吧。」
  上車後,本來鐘伶韻想開車,畢竟他六年沒回來了,很多地方都改變了,但郭景鑠卻堅持要自己開車,「我不相信妳的開車技術。」
  她有些生氣,「為什麼?我有駕照。」
  「那又如何,憑妳笨手笨腳的樣子,就已經夠危險了。」他毫不留情地反駁。
  她被打擊得體無完膚,心裡不免升起一些不滿,他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以前的他不是特別的好、特別的溫順嗎,現在怎麼說什麼都帶著諷刺和生氣的感覺了,同時她也感覺到兩人沒有以前那麼親密了。
  「可我比較認識路啊。」鐘伶韻強調,沒有她,他是很難回去的。
  但郭景鑠卻投給她一個看傻瓜的眼神,並且調整了GPS之後便開車回家。她才想起自己的車裡有GPS這個功能,真是自打嘴巴。
  鐘伶韻想找什麼話題跟他聊,雖然腦海裡有很多很多的問題,但要真的問出口還是很擔心他會回答嗎,「景鑠哥,你在美國還好嗎?」她忍不住問他。
  郭景鑠並不是很想跟她說話,但她卻開始找話題要跟他聊,「嗯,還行吧。」
  「我聽說你在美國開了一間公司,生意很好吧?」鐘伶韻打鐵趁熱地問。
  他突然發現自己居然不知道該怎麼跟她交流了,「嗯。」
  她有些難過,他的回答那麼少,害得她好像在唱獨角戲。不過難過歸難過,就算是獨角戲也還是要唱。
  「你知道嗎,我快要大學畢業了耶。」鐘伶韻看著他的側臉,雖然不知道他會回答什麼,但是她就是想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他,「如果不出國留學的話,我就要進入公司工作了。」
  郭景鑠這才驚覺她已經不再是小女孩了,他的腦海裡還閃現著她小時候的模樣,就算他離開了,但他還是時常聽爸媽說起她,也一直把她當作小女孩對待,完全沒有想到她現在也已經二十多歲了。
  「進入公司的話,那我以後可能也會跟你一樣忙了。」她擔心自己忙的話,就更沒有時間了。雖然她比較希望出國留學的地點是在美國,但他現在回來了,她好像就沒有要出國的理由了。
  「比起進公司,妳還需要繼續讀書吧。」對他來說她就還是一個小女孩,不需要那麼早進入職場,最好能在學業上有不錯的成就。
  鐘伶韻驚喜,原來他有在聽,「真的嗎,你希望我留學?」她問他。
  他看一眼她,回答道:「妳現在的年紀要去工作,肯定會被人給打擊的,還不如用學歷去打擊別人。」
  鐘伶韻並沒有什麼野心,只是想做點事情而已,至於做什麼,當然就只能選擇自家的公司,「那你呢,你還會去美國嗎?」她擔憂地問。
  「我去不去美國跟妳留不留學有什麼關係?」他不懂。
  她微微一笑,「當然有關係,要是你還去美國,那我就報美國的大學。」
  郭景鑠輕皺眉,「妳可以選擇更好的大學。」為什麼要跟著他?
  「不要,我爸媽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外面,有你在的城市,他們才會放心啊。」她故意編造說。其實她想待在他身邊才是事實。
  郭景鑠不想談了,反正那是她的人生。
  突然,鐘伶韻意識到他可能並不喜歡,心裡一酸,他到現在還在抗拒嗎,「你不喜歡我靠近你?」她難過地蹙著眉。
  郭景鑠斜睨她一眼,不忍傷害她的心情湧現,「不是,我只是希望妳在國外能學習獨立,這對妳以後的工作有幫助。」
  鐘伶韻覺得這個理由說得通,但卻並不想按照他的想法做,她不會像六年前一樣不追上去了。這一次她會努力地追上,他去哪,她就去哪。她為了他什麼都可以做,只要他肯回頭看看她。

  ◎             ◎             ◎

  回到家後,郭家爸媽看到兒子回來,心裡非常的激動,雖然會去美國探望,但總沒有在家裡看到的來得有意義。
  郭景鑠給爸媽一人一個擁抱。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郭媽媽高興地說。
  鐘伶韻不禁有些吃味,為什麼她都沒有擁抱。
  「你跟爸爸聊,我去廚房做飯,做你愛吃的。」郭媽媽掩飾不住興奮,只想讓兒子吃到家的味道。
  「郭媽媽,我幫妳。」鐘伶韻主動提出幫忙,她也想親手做飯給他吃。
  郭媽媽懂她的意思,便拉著她往廚房裡去。
  郭爸爸笑得很開心,坐在沙發上,高興地說:「韻韻真的很乖,你不在這段時間都是她在照顧我們。」
  郭景鑠看向廚房,心裡產生一抹愧疚。她其實並沒有義務照顧他的爸媽,但她卻默默地做了,而且一陪就是六年。
  「她從來就是好女孩。」郭景鑠說。
  郭爸爸看到他的眼神,便知道兒子對鐘伶韻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絕情,「是啊。」他滿意地回答。
  郭景鑠收回對鐘伶韻的愧疚,看向爸爸,「爸,你的身體怎麼樣?」
  郭爸爸早就作好心理準備了,便有些沉重地說:「醫生說我患有冠狀動脈心臟病。」
  冠心病?這個病很難治療。郭景鑠擔憂地看著爸爸,「爸,跟我去國外治療吧,我想國外的治療會好些。」
  「不,不要。」郭爸爸當然拒絕,要是去被查出是假的就不好了。
  「為什麼不要?你的病情如何我也不懂,乾脆去國外做個更詳細的檢查。」郭景鑠看他的身體挺好的,而且也不算肥胖,為什麼會得冠心病?
  「國內的醫療水準已經很好了,我相信我的醫生可以幫助我,我才不要去國外。」心臟科的醫生是他的好友,要是到了國外,誰還陪著他說謊呢,還是在國內比較好。
  郭景鑠卻還是擔心,而且他的事業還在國外,也不能長時間待在台灣。
  「醫生告訴我,讓我多休息,不要操勞工作就好了,不然我也不會讓你回來。」郭爸爸喝一口茶,一點點地挑起郭景鑠的同情心。
  「美國的公司我只是交給助手暫時接管,等你身體好點,我還要回去處理。」他並不打算放棄在美國的事業。雖然國內的事業也是爸爸的心血,但在兩者之間,他還是比較希望抓住自己一手創建的公司。
  「你……」郭爸爸生氣,「你居然還想回去管你的公司,那我的公司怎麼辦?」
  「我沒說不管,只是會幫你先物色一個人才接管。」這是他想到最折中的辦法。
  郭爸爸非常不高興,「物色一個人,那你的意思是你還不打算回來?」
  「這件事不是一下子可以解決的,而且我的公司創建了兩年,好不容易有些起色,我不想放棄。」郭景鑠倔強地說。
  「那你就能放棄我的公司?」郭爸爸怒氣爆發。
  郭景鑠並不覺得兩者會互相妨礙,「我沒說要放棄,只是想先發展我的公司,你的公司現在經營得很好,根本不用擔心。」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他還是不願回來不是嗎,「那你還不願意跟韻韻結婚嗎?」
  聽到這個問題,郭景鑠的臉色一變,他還以為那麼多年之後他們都放棄了這個想法,卻沒想到他們還是堅持。明知道他是拒絕的,還要開口,「爸……」
  「韻韻等了你那麼多年,難道還不打算給她一個交代嗎?」郭爸爸替鐘伶韻覺得心疼,她一個女孩子心裡一直有他,他從來不給任何的回報,卻還是默默地等著,這要是換了別人,早就感動得馬上娶,捧上天了,但他居然還想視而不見。
  郭景鑠有些驚訝,她還喜歡著他嗎?
  「這些年你都不聯繫韻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過來陪著我們,讓我們告訴她你的消息。」
  郭景鑠卻冷漠地說:「沒人讓她等,而且你應該沒忘記我當初是為了什麼離開的吧。」
  郭爸爸頓覺語塞,「如果你不娶,那韻韻該怎麼辦?這些年她可還一直喜歡著你啊。」
  「是嗎,或許她只是得不到才想要呢。」郭景鑠冷淡地看待她的感情,並不相信她是真的愛著他。
  「要是你看到韻韻為了你做的,你肯定就不會這樣說了。」郭爸爸真不懂,為什麼自己會有一個那麼絕情的兒子,一個那麼好的女孩子,居然還不懂得珍惜。
  「不管她做什麼,除非我愛上她,否則我不會娶她。」他的態度跟六年前一樣堅決。這一次不管是誰都沒辦法阻止他的想法。
  郭爸爸擔憂地看著他,他不會真的打算傷害鐘伶韻吧?
  「景鑠,你們小時候就挺好的,為什麼聽到要娶她就開始反抗,而且還那麼多年不聯繫她?」
  「我並不是不想理她,而是你們讓我們的關係變得那麼僵的。取消婚約,我會像以前一樣對她。」只要沒有婚約的牽絆,一切就都會好了,他會待她如初的。
  郭爸爸捨不得讓鐘伶韻傷心,不管怎麼說,這個婚約都不會那麼輕易地解除。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