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點點愛>文創小說>點愛古代 > 商品詳情 守財奴的種田生活《中》
【6.6折】守財奴的種田生活《中》

點點愛AL636--梅無闕

會員價:
NT1526.6折 會 員 價 NT152 市 場 價 NT230
市 場 價:
NT230
作者:
梅無闕
出版日期:
2016/08/23
分級制:
普通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良夫寵妻《下卷》
NT149
銷量:41
良夫寵妻《中卷》
NT149
銷量:41
隔壁那個美嬌娘《下卷》
NT155
銷量:14
世子妃吃貨日常《下卷》
NT143
銷量:29
撿來的官人《下卷》
NT143
銷量:16
撿來的官人《中卷》
NT143
銷量:16
大人是棵好白菜《下》
NT143
銷量:28
顧三娘再嫁《下》
NT149
銷量:16
顧三娘再嫁《中》
NT149
銷量:16
出牆記《下》
NT168
銷量:20
出牆記《上》
NT16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下卷》
NT168
銷量:22
京城刑獄司《中卷》
NT168
銷量:20
京城刑獄司《上卷》
NT168
銷量:22
黛妝《一》卷
NT152
銷量:8
做賢妻《下》
NT144
銷量:16
寶珠二嫁《上》
NT144
銷量:5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三》
NT158
銷量:41
仙俠奇緣之花千骨《一》
NT158
銷量:4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9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79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6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0
夜劫
NT11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4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37

小娘子帶著一家拖油瓶,倔漢子剋妻有名無人敢嫁,
難娶歹嫁湊一對,他一拳打虎換聘禮,
一手賣食積財富,讓娘子樂呵數銀子!
「梅無闕」溫馨的種田正劇,讓您不愛不行!

這些日子,柳二郎對小桃紅的種種愛護,她不是不明白,
人都是容易被慣壞的,她也從剛開始有些過意不去,到現在從容接受。
對於古代來說,十四五歲成親實屬常理,在小桃紅這個年齡的女子,
好些都已經揹著娃了。而她出嫁時,雖然沒有八抬大轎,
但柳二郎揹著她走了兩個時辰的山路,也未曾說過一聲累。
這漢子看上去話不多,倔起來真是十頭牛都拉不住,只要他覺得是對的,
任旁人說些什麼,他也雷打不動。洞房這晚,柳二郎把小桃紅圈在懷裡,
她聽著柳二郎強有力的心跳聲,從這一晚開始,她有了丈夫。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眼看到了冬月,一轉眼快要過年,小桃紅家裡餵著的那頭豬已經可以殺了。那頭豬是去年買回來的,那時候瘦瘦巴巴的,無精打采得跟生病了似的,經過一年多的餵養已經變得白白胖胖,快要到三百斤了呢。
  小河溝的豬因為沒有糧食,可都是百多斤的樣子,還有七八十斤就殺了的,所以小桃紅他們家的豬算得上挺大的。
  對於這殺豬,小河溝的人們也有講究,不能隨便挑一天就殺,得請人瞧瞧,選合適的日子,還得避開家裡人的屬相。這個年年幫小河溝人們瞧日子的人,就是他們村兒裡的草藥先生,小桃紅一家自然也是請了他幫忙瞧過,定在了冬月二十九殺豬。
  殺豬得請人,摁不住豬的人家就需要請人來摁住豬,還需要一個殺豬匠。摁豬的人是人情工,鄰里鄰居的,一塊堆吃個飯就成,不過殺豬匠是一種職業,需要給錢的,聽聞這種職業得特殊的人才能做,一般人會被折壽。小河溝就一個殺豬匠,姓李,做了三十多年了,是個年近五十的壯漢。
  而小桃紅家因為豬是與大伯家共有,殺豬自然也是兩家張羅,光是大伯家就有三個男子,小桃紅家這邊柳二郎會來幫忙,還有張大郎,一共就是五個大男子漢,摁那個兩百多斤的豬想來是綽綽有餘的,就差請一個殺豬匠就好了。
  殺了豬,需要開水把皮毛燙落,才容易清理乾淨,於是小桃紅一家子提前好幾天就去門口挖鍋洞,用來燒水燙豬的。
  一轉眼到了冬月二十九,大清早一家人就忙碌開了,虎子負責蹲在鍋洞旁邊燒水,小桃紅與大伯母就負責做飯給大夥吃,各司其職。
  殺豬匠到場之後,幾個男丁就去豬圈裡拖那隻胖豬。
  胖豬驚恐地往後縮,尖銳的叫聲響徹雲霄,小桃紅的心裡莫名有些不捨,好歹是她餵了一年多的豬,如今卻要眼睜睜看著牠被拖上條桌,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爺爺說沒成親的女孩子不能看別人殺豬,把小桃紅與小花兒幾人推進院子裡,把門關了起來。小桃紅忍不住從門縫裡往外瞅了瞅,殺豬匠的工具都是自帶的,一把尖刀用來殺豬,一把砍刀用來過會兒砍肉砍骨頭,還有一把鋥亮的菜刀大約是用來開膛破肚的。
  不過豬已經被捅了一刀,小桃紅沒看到怎麼捅的,豬叫在剛剛歇了下來,小桃紅看著豬脖子上有一個鮮紅的孔洞,血從裡面潺潺流出,豬的腹部抽氣了幾下,最終歸於平靜,沒了任何動靜。
  牠已經死了,死了之後就處理後面的事情。一行人把豬抬到鍋洞旁邊,鍋洞上大鍋裡的水已經燒滾了,滾燙的水從豬身上澆下,脫落了一片片皮毛,而豬毫無反應,這就是傳說中的死豬不怕開水燙。
  把豬洗刷個白白淨淨的乾淨,幾人又把豬抬到了條桌上。殺豬匠看準了地方,砍刀一下,把豬頭整個兒卸了下來,隨後又卸了一圈兒豬脖子。殺豬匠做了許多年這個事情,已經是輕車熟路,手腳麻利地把豬開膛破肚,內臟處理乾淨。
  應小桃紅與大伯的要求,殺豬匠把豬身上所有的東西都分作兩半兒,大堂哥、二堂哥與柳二郎和張大郎就開始往各自家裡拎肉。
  體力活都有男子去做,小桃紅也就樂得清閒,與大伯母在灶屋洗菜燒飯。不一會兒錢曉雪從耳間出來,她被大伯母勒令在耳間躲著,錢曉雪懷有身孕,不宜看到殺豬這麼血腥的事情,大伯母還怕淒厲的豬叫嚇到錢曉雪。
  小桃紅偏頭掃了錢曉雪一眼,發現錢曉雪清瘦了許多,腹部已經高高隆起,算算日子,錢曉雪有身孕已經七個多月了,看樣子孩子有可能年初就出生。
  只不過錢曉雪只有十四歲多,人個子不高,又瘦了些,看上去與她那高高隆起的腹部有些不成正比。小桃紅看著覺得又心酸又可恨,小小年紀硬是把自己折騰成這副模樣。
  而錢曉雪那矯揉造作的性子也好似被磋磨了許多,不再一副看上去就招人厭的模樣,顯得沉寂了許多。看到小桃紅蹲在灶門口,她扯著嘴角笑了笑,「大堂姐,妳來幫忙做飯啊?」
  終究是小孩子,小桃紅自然不會與錢曉雪計較,「對啊,妳身子不便,快找個凳子坐一下。」
  錢曉雪好似也找不著什麼話說,就在一旁拖個凳子坐了下來,望著灶裡閃動的火苗發呆。
  時間差不多,小桃紅就在灶上支鍋炒菜。今日許多菜是將就今日殺的豬做的,有清燉排骨,還有蒜苗炒瘦肉、爆炒豬肝、豆腐乾煮白菜……
  因為是在大伯家做飯吃,割來炒菜的肉和排骨都是從大伯家的豬肉上割下來的,而素菜是小桃紅家的菜園子裡的。
  飯菜做好,一眾人就圍著當初小桃紅撿回來的樹墩開始吃飯。
  殺豬匠是個豪邁幽默的漢子,飯桌上引得眾人哈哈大笑,小桃紅雖然不提倡吃飯的時候說太多話,容易嗆到,但是也覺得很好笑,又不能直接制止別人,她好擔心自己會被嗆到啊。
  吃完飯,大夥兒在火塘邊坐在烤火,小桃紅幾人收拾碗筷,待小桃紅她們把碗筷洗乾淨放到壁櫥裡,殺豬匠卻還沒有離開。
  小桃紅正奇怪呢,卻發現大伯老是朝自己瞟,小桃紅反應過來,殺豬匠是要給錢的,但是大家都是鄉里鄉親的,殺豬匠不好意思直接開口要,但是又不能直接起身走,萬一走了以後別人不拿錢給你怎麼辦。
  但是大伯一家呢,又不想出錢,就想著指望小桃紅把錢給了。大伯不吱聲,殺豬匠只能一直坐著,跟一眾人天南地北扯一些,還時不時暗示一下。但是人說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而如今大伯就是那個裝睡的人,任你明示暗示他都裝作聽不懂,當殺豬匠試圖把話題轉移到這件事情上面,大伯立刻把話題繞開,旁人自然以大伯為主。
  小桃紅咋舌,著實看不出來大伯這麼會聊天,機智得都沒邊了。
  到後來殺豬匠的笑容都有些尷尬了,他摸不清這一家人是真的忘記了還是故意這樣讓他難堪。
  小桃紅左右看了看,彎起嘴角笑了笑,「大伯,咱是不是該把錢給伯伯了?」明示暗示都裝看不懂,那就直接說好了,殺豬匠不好說,自己卻是很好說的。
  殺豬匠簡直要感激涕零了,終於把話題繞到自己的錢上面了。
  而大伯則是笑容頓了頓,復又笑得更加燦爛,「對對對,是該把錢給李哥了,瞧我這爛記性,整個兒給忘了。」而殺豬匠老李見錢有到手,自然也是很客套的,「不著急、不著急,我老李信得過你,早晚拿都是一樣的。」
  大伯笑著看向大伯母,「里秀,去屋裡給李哥拿二十文錢。」殺豬匠雖然沒有明碼標價,但是大家心裡都有數,這麼些年就是這個價。
  只是大伯母聞言卻沒有去屋裡拿錢,而是一臉為難看著小桃紅。小桃紅心裡咯噔一下,難道都這樣了,大伯一家還能讓自己拿錢不成?
  正想著,大伯母就道:「阿紅,大伯母知道妳手裡有錢,能不能妳先墊上?我們家事情多,近期曉雪又要生娃,手裡本就沒有幾文錢了,實在是……」
  聞言,殺豬匠眼睛亮晶晶地看向小桃紅,對他來說,只要有錢拿,誰拿出來都一樣。
  小桃紅無語,怪不得別人說人不要臉,鬼都害怕,小桃紅頓了頓,「大伯母,我手裡也沒個什麼錢,過一段兒我還得成親,花銷也是不得了的。要不這樣吧,咱們一家湊十文,先把伯伯的錢給了再說。」
  大伯母看向大伯徵求意見,大伯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道:「那只能這樣了。里秀妳去數數,看有沒有十文,拿出來湊給李哥。」
  小桃紅也不囉嗦,直接回到自家屋裡拿了十文錢遞給殺豬匠。這本來就是兩家人的事情,一家付一半的錢也在情理之中,大伯想讓她一個人全付那是不可能的,這錢可不是樹葉,就算是樹葉也得去撿才會有不是。

  ◎             ◎             ◎

  到了臘月裡,天上飄飄灑灑地下起了雪花,就算是農家也沒有許多事情要忙了。
  小桃紅家裡也沒有什麼事,他們明年要離開這裡,地主家的地都不用翻了,直接還給地主就好。豬也殺了,肉也用鹽醃了,掛在灶屋裡燻著,小桃紅就可以安心準備離開前的事情。
  小桃紅讓張大郎幫忙搬著她的麥芽還有泡好的玉米粒,出門拐個彎,繞過大伯家來到王嬸兒屋裡。
  雪花零零星星地落在小桃紅身上頭上,小桃紅站在門口抖落了一下,「王嬸兒、王嬸兒,開個門,我有事兒找妳。」
  王嬸兒包得嚴嚴實實的,開了門探出小半個身子,「小桃紅啊,快快進來,屋子外頭冷得很。」
  小桃紅與張大郎也不客氣,就著門縫兒擠了進去。
  「隨便放這兒吧。」小桃紅支使張大郎把那些泡好的玉米粒放在地上,她手裡的麥芽也一併放下,湊到火邊烘手,這冷天兒是十分地凍手。
  王嬸兒等人有些疑惑看著剛剛小桃紅放下的那些東西,最終王嬸兒道:「小桃紅,妳拿過來這些玉米是要幹啥的?妳找我的事兒跟這個有關嗎?」
  小桃紅兩手搓了搓,呵口氣,開門見山道:「我是來教嬸兒做麥芽糖的」
  聞言王嬸兒皺起了眉頭,「小桃紅,麥芽糖嬸兒會做,只是原材料有些緊缺罷了。」農家女子不會兩手怎麼行呢,所以一般的磨豆腐、做麥芽糖什麼的,完全不在話下。
  「嬸兒,我是來教妳用玉米做麥芽糖的,不然我也用不著無緣無故把玉米帶過來不是。」
  小桃紅也沒瞞著王嬸兒她給莫雲記送糖的事情,對於小桃紅這一年多都在往鎮上送麥芽糖,王嬸兒還是多多少少瞧出一下端倪,也一直在好奇小桃紅是怎麼做出那麼多糖的。如今王嬸兒心中的困惑終於得到解答,小桃紅要把這門手藝教給她。
  王嬸兒有些躊躇,「小桃紅,這門手藝可是能養家糊口的,妳這麼隨意往外說怎麼能行。」雖然她心裡也很想知道,但是還是為小桃紅擔憂。
  小桃紅看著王嬸兒擔憂眉眼,笑道:「嬸兒,我知道妳為我好,但是這算不上什麼手藝,過不久大傢伙兒自己也會發現,咱們只不過是搶了些先機罷了。妳不用擔心,我還有別的正兒八經的手藝,養家糊口不靠這個。」
  既然小桃紅這樣說,王嬸兒索性也不矯情了,變得躍躍欲試。小桃紅也不囉嗦,直接就把過程說給王嬸兒聽,她在旁邊指點著該注意的事情,什麼時候該做些什麼,怎麼樣麥芽糖才能不軟不硬。
  王嬸兒按小桃紅說的步驟,把糖水擠出來放在鍋裡熬著,心裡十分地激動,原來用玉米也能做糖,而且方法簡便,日後時不時就可以做些糖來吃了。
  看著王嬸兒學會了,小桃紅就把她的打算說了出來,「嬸兒,我有些事想跟妳說一下。」王嬸兒聞言也不在意,「小桃紅妳說。」
  小桃紅開口道:「嬸兒,我們要搬到縣裡去,所以鎮上莫雲記我也不能繼續送糖了,改日我與他們說說明白,嬸兒妳接替我去送吧。只要糖的品質過關,月姑很好說話的,一個月就熬三十斤玉米的糖,估摸著十來斤的樣子,你們可以賺點零錢補貼補貼日用。」
  王嬸兒家的人聞言沉默了下來,紅紅的火光在他們臉上跳動,說不清楚是什麼神情。小桃紅也沒有說話,她有些不捨得王嬸兒一家人,但是搬走之事勢在必行。
  頓了頓,一旁的小江率先打破沉默,「桃子姐姐,小花兒也要一起走嗎?」
  小桃紅聞言愣了愣,隨即笑道:「對啊,我們一家人都要走,不過小江你放心,我們跟小花兒都會想你們的,會回來看你們,再不行,等我穩住了腳,攢些錢你們也一同搬去縣上。」
  小江聞言咬了咬牙,卻沒有再說什麼,點點頭又恢復了沉默。
  王嬸兒頓了頓,眼眶有些紅,「小桃紅,說真的我不希望你們走,但是人總要上進,嬸兒也不會攔著你們。總之一句話,去了之後人生地不熟的,要好好過日子,實在不行就回來。」王嬸兒只有一個女兒,卻早早嫁到了鎮上,小桃紅時時在眼前晃,卻突然也要走了,王嬸兒心裡有些堵。
  小桃紅握住王嬸兒的手,安慰道:「嬸兒,妳別難過,我會回來看你們的,就像剛剛說的,實在不行咱們就全全搬到縣裡去。」
  小桃紅安慰著王嬸兒,一旁的小江卻抽身離開了火塘邊,朝小桃紅家走去。小江頂著紛飛的雪花走到小桃紅家院子門口,躊躇了一下,抬手敲了敲門。
  不一會兒門從裡面打開,出來的是虎子,「大姊,你們回……小江哥?有事兒快進來說,外邊冷死個人了。」
  「虎子,我找你二姊有點事,能不能幫我把她叫出來一會兒?就一會兒。」小桃紅一家人都特別的護短,小江怕天太冷,虎子不願意小花兒出來涼著,一個勁兒強調只是一會兒。
  虎子聞言只是狐疑地看了看小江,倒是沒有拒絕,「那小江哥你等會兒,我去跟二姊說。」
  小江點了點頭,虎子轉身進了院子裡。
  不一會兒門又被打開,這次出來的就是小花兒,小花兒臉頰微紅,看著小江笑了笑,聲音軟軟的,「小江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小江躊躇好一會兒,才一咬牙道:「小花兒,我……妳不要忘了我,要等著我,我會好好存錢的,等我去找妳。」小江臉色通紅,不知是凍的還是羞的。
  小江與小花兒算得上青梅竹馬,年歲差不多,從穿開襠褲就一起蹲在門口玩泥巴了。十二三歲的少年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昔日的粉團子越長越水靈,小江的世界只有小花兒跟在身後叫他小江哥模樣。
  小江日後也打算來跟小花兒提親,只是沒想到猝不及防得知小花兒要搬去縣上,聽聞縣上很熱鬧、很繁華,有錢的翩翩公子也多,小江怕小花兒去了就再也不記得他了。
  望著昔日冷冷淡淡的小江此時扭捏的模樣,小花兒噗嗤笑了起來,「小江哥,你不用擔心的,大姊說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人也不能忘恩負義,小花兒會一直記著小江哥的。」
  「小花兒,妳不只要記得我,還要等著我。縣上那些有錢人都不是好人,阿娘說長得好看的人最是油嘴滑舌,所以長得好看的、有錢的,都不是好人,小花兒妳要記得不能搭理他們。」
  小花兒眉眼都彎著柔美的弧度,「好,都聽小江哥的,不理他們。」
  小江鬆了口氣,「那、那妳快進去吧,外面冷。我就先回去了。」小江知道小花兒雖然看上去軟糯,其實很有堅持,也很有信用,答應的事情一定會辦到的,於是小江覺得很放心了。
  小桃紅在王嬸兒家把糖做好,臘月十五去給莫雲記送了最後一次糖,是領著王嬸兒一同去的,把新的小食方子賣給了莫月姑,說明了自己要走,日後由王嬸兒接替自己給他們送糖。
  莫月姑很驚訝,沒想到小桃紅一走就是走到縣上去了,不過小食法子莫月姑很滿意,既然小桃紅不在此地紮根,莫月姑就以買斷的價錢買了方子,一共三十兩。
  小桃紅很可惜,早知道應該好好打算一番再來賣方子,最開始的空心芝麻圓莫月姑可是要給十六兩銀子呢,最終因為她想著要在上楊鎮開鋪子,白白丟了六兩銀子。不過也只是想想,就算莫月姑傻,也不可能把錢補給她的。
  把所有事情交接好,就開始過年了。今年過年,小桃紅一家人去柳二郎家過的,因為柳家統共四口人,有兩口行動都不方便,而小桃紅覺得過年要人多才熱鬧,才有過年的氣氛。
  今年過年吃得比去年好,穿得也比去年好,大家都特別開心,他們堅信會一年更比一年好的。
  自從小桃紅與柳二郎訂了親,也沒有什麼事情發生,迷信的人們開始相信柳二郎的厄運被破解了,漸漸的又開始與柳二郎家一眾人來往,這可讓柳大娘與柳大郎高興壞了,一個勁兒地誇小桃紅,是越看這個媳婦兒越順眼。
  小桃紅感受著柳家人的熱情,心裡很溫暖、很柔軟,這樣的家庭就算日後天天在一起過日子也不會有太大的摩擦,而她也不用擔心婆婆搓磨自己,所謂的婆媳關係絕對不會僵硬的。

  ◎             ◎             ◎

  過完年,小桃紅一家與柳二郎家就開始著手準備成親的事情了,柳二郎時時處於亢奮狀態,巴不得正月十六馬上就到了。柳二郎二十多年笑得還不如這幾天來得多,眼看著日子一天天接近,柳二郎自覺臉都大了一圈。
  窮人家成親並沒有許多道道兒,那些講究都得是有錢人家才興得起的。所以上楊鎮的窮人們成親就只是給親戚、朋友帶個信兒,成親當日親戚、朋友來坐坐,見證一下儀式,吃頓飯,這成親也就算完成了。
  小桃紅與柳二郎商量了一下,打算在上楊鎮與小河溝兩處辦,因為上楊鎮離小河溝有些遠,若是固定在一處,無論是準備東西還是人都不是很方便。
  請人看的吉時在下午申時左右,於是成親當日早晨就在小河溝吃飯,招待小河溝的親戚、朋友,然後吃完早飯就去上楊鎮柳二郎家舉行成親儀式,順便招待上楊鎮的親戚、朋友。當然,如果小河溝的人不嫌難走,一同去上楊鎮也是可以的,這樣就能兩邊都兼顧了。
  小桃紅的喜訊在年前就已經傳了出去,倒是不用他們再去帶信兒,他們只須準備著成親當日的酒水與吃食,再請一個主持成親流程的司儀。
  在上楊鎮成親,於是這司儀是柳二郎請的,媒婆也有了,只是差一個證婚人。小桃紅想了想,就去請了王嬸兒,有媒有證,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成親前幾天新郎、新娘就不能見面了,據說見了不吉利,小桃紅也就入鄉隨俗,成親前幾天就讓柳二郎好好待在上楊鎮,待到成親當日再說。
  到了正月十六這日,小桃紅家的院子裡大清早就開始忙忙碌碌,王嬸兒、大伯母、孫大娘與春嬸兒等村裡熟悉的女子都早早趕來幫著做菜做飯。
  飯菜做得差不多,估摸著旁的客人與柳二郎快要來了,王嬸兒就把小桃紅推進耳間換衣裳。
  嫁衣是小桃紅與小花兒一起做的,本來小桃紅覺得做嫁衣特別浪費,只能穿一次,平時又不能穿,打算不做嫁衣的,反正旁的女子沒穿不也照樣嫁出去了。但是柳二郎年前就買一匹大紅的布送了過來,讓小桃紅做嫁衣,左右布匹都已經買了,小桃紅只能著手開始做嫁衣。
  嫁衣理應自己親手繡製,奈何嫁衣上面的花色小桃紅實在力不從心,便讓繡花小能手小花兒來插了一手,好歹在成親前趕製了一套像模像樣的嫁衣。
  小桃紅經過一個冬天,晒黑的臉已經白了回來,當換上大紅的嫁衣,小桃紅整個人都明媚了起來,顯得精神又亮堂。
  小花兒眼裡帶著豔羨,「大姊,妳太好看了。」不知道自己以後會不會也如大姊一般好看。
  王嬸兒也一個勁兒地點頭,「咱們小桃紅長得真好,是個有福氣的人。」
  家裡買不起鏡子,小桃紅也不知道自己如今什麼模樣,說真的她自己也挺想看看的,不過看著小花兒與王嬸兒眼裡的驚豔,想來應該不算醜。
  衣裳穿好了,王嬸兒給小桃紅盤頭髮。小桃紅一頭又黑又密的長髮在王嬸兒靈巧的手裡變成了髮髻盤在頭上。當頭髮盤好,王嬸兒把旁邊木頭做的髮釵拿起來插在小桃紅的髮髻上。那髮釵雖是木頭製品,但是做工還算精良,至少看得出是一隻展翅的鳳凰。
  隨後王嬸兒拿起了兩盒胭脂水粉,雖然飄著劣質的香氣,但是對窮人們來說,不在特殊的時日都捨不得用來化妝,而且平時化妝了也無甚大用。王嬸兒仔細朝小桃紅臉上嘴上塗抹著鮮豔的胭脂,小桃紅好似更加明豔了。
  收拾打扮好,王嬸兒滿意地上下打量著小桃紅,「阿紅,妳是嬸兒見過最好看的新娘子。」
  小桃紅抿了抿嘴,那脂粉香氣兒她還是有些不習慣,幸而也只是這麼一次。
  打量了一會兒,王嬸兒拿起一旁的紅蓋頭蓋在小桃紅的頭上,「時辰差不多了,外面已經陸陸續續有人來,妳就安安心心在這兒等著,外面嬸兒會招呼。」
  小桃紅被大紅的蓋頭攔住了視線,眼前只有一片紅豔豔的,她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嬸兒。」
  王嬸兒朝外走了幾步,復又折回來,「蓋著蓋頭一定很悶,小花兒妳就在這裡與阿紅作伴,兩姊妹聊聊就不無聊了。」
  小花兒乖巧地點了點頭。王嬸兒這才放心地推門出去,在院子裡招呼小河溝陸陸續續前來的客人。
  小河溝許久都不會有人成親辦喜宴,第一是因為人口不多,其次是因為佃農占了多數,所謂喜宴都是吃吃喝喝,這麼多人吃下來,家裡的糧食完全夠不上,也就沒有幾家願意辦喜宴。
  今日小桃紅成親,放出消息要請客吃飯,於是小河溝好些沾邊兒的都來這兒湊熱鬧,到吃飯的時候已經到場五十多號人,密密雜雜地把門口都站滿了。
  到場的人倒是都隨了分子,只不過與現代直接隨錢不同,這兒隨東西。有紅布、有其他雜色的布,好些布還不足一丈,一小塊一小塊的,幸而這些布都是新的。另外還有雞蛋之類,雖然每個人都不多,但是許多人湊起來還是有了一小堆。
  村裡哪家有個大事小務,村裡人都會自發地帶著自家的家什去幫忙,今日春嬸兒與孫大娘都是拎著自家兩個鍋過來的,還有王嬸兒與大伯母都拿來許多的碗借與小桃紅用。
  小桃紅還跟王嬸兒家與李木匠借了三張桌子,湊一下湊得五張桌兒,一張桌子坐八個人,五張只能安坐四十人。還剩下的那二十來個人只能等下一輪安坐了,好在這裡的風俗如此,安不下就下一輪再吃,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好。
  外面鬧鬧哄哄地吃著飯,小桃紅就坐在耳間裡等著柳二郎來接親。
  小花兒出去吃飯,過了一會兒又折回來,手裡端了個土大碗,碗裡裝著一些飯菜與肉。小花兒把碗放在小桃紅手裡,「大姊,這是王嬸兒給妳裝的,快些吃了,外面差不多要好了,不然妳要餓一天呢。」
  小桃紅也不矯情,掀開蓋頭吃了起來,只是要注意別把塗在嘴唇上的東西一起吃下去。吃完東西,小桃紅心滿意足地又蓋上了蓋頭。
  巳時左右,外面客人吃完飯,王嬸兒幾人也把家什收拾得差不多了,而柳二郎也到了門外。柳二郎還買了一些鞭炮,到門口的時候就點著了,劈里啪啦地響起來,村裡孩童一邊叫著鬧著,一邊好奇地湊過去看新郎、看鞭炮。
  柳二郎今日身穿大紅色的衣袍,還在胸口戴了好大一朵紅花,雖然與他古銅的膚色有些不搭調,但是整個人都神采奕奕的。
  柳二郎按習俗請些小伙兒揹著酒水,在小桃紅門口給到場的親戚倒酒喝,有些孩童趁亂偷偷喝了一口,辣得吐著舌頭,臉上帶著紅暈。還有的膽大,喝了好大一口,搖搖晃晃、暈暈乎乎,直接趴在地上睡著了。
  熱熱鬧鬧地喝了酒,就到了接新媳婦兒的時間。王嬸兒進耳間給小桃紅仔細交代了一些東西,便與媒婆把小桃紅從耳間扶了出來。
  在場的人發出陣陣哄鬧,柳二郎又漲紅了臉,媒婆把小桃紅的手交到柳二郎手裡,柳二郎緊緊地握著。
  小桃紅只能看到自己的腳尖,旁的什麼也看不到,感受著柳二郎強而有力的大手握著自己,小桃紅心裡安定了許多,偷偷回握了一下柳二郎的手。
  待牽著出了門,王嬸兒犯了難,這離得太遠了,路又難走,不可能有轎子什麼的。而小桃紅頭上蓋著蓋頭,不能取下來,擋住視線就更難走了,無法想像這一段窄窄的路蓋著蓋頭走兩個時辰,如果新娘子摔了可真是糗大了。
  王嬸兒正想著,柳二郎放開小桃紅的手,蹲在了小桃紅身前,「小桃,我揹妳走。」
  小桃紅自然從蓋頭下面看到了柳二郎寬厚的背,猶豫了一下,輕輕地趴了上去,柳二郎伸手小心翼翼地托住小桃紅的腿,就輕鬆地站了起來。小桃紅八十多斤的體重對壯漢柳二郎來說完全不是個事兒,揹著小桃紅他照樣步履輕盈。四周圍觀的人們自然又是一陣起鬨,蓋頭下的小桃紅自覺臉頰燒得慌。
  與柳二郎隨行的小伙兒又燃了一串鞭炮,在小河溝眾人的目送下,柳二郎揹著小桃紅朝上楊鎮走去。
  小河溝其他人倒是沒有跟著一同去上楊鎮,但是長輩與證婚人得去,於是大伯與大伯母、王嬸兒、爺爺、張大郎、三郎、虎子還有小花兒都一同跟在柳二郎身後。
  小桃紅在柳二郎背上,緊緊抓著柳二郎的衣裳,手心的汗濡溼了柳二郎的衣衫,她這是緊張的,不然就算她放了手,柳二郎也不會讓她掉下來。
  經過兩個時辰的跋涉,一行人終於到了柳二郎家的院子外面,那裡已經聚集了許多迎親的人,站在院子門口,眼巴巴地望著柳二郎背上的小桃紅。
  到了地方,柳二郎不捨地把小桃紅放了下來,他真想一直這樣揹著小桃紅走下去。
  爺爺已經精神抖擻地進門坐在了上方,因為小桃紅沒有爹娘,她要拜爺爺。
  柳二郎牽著小桃紅走過院子,走進堂屋,聽著司儀的聲音,拜了天地。上面的柳大娘一身醬紅的衣裳,雖然眼睛沒有焦距,卻笑得合不攏嘴。
  拜完天地,小桃紅就被送到布置好的新房,坐在床上忐忑不安。
  而柳二郎在堂屋招待賓客,直到晚上戌時才把人都送走,因為莊稼人第二天得早早起床下地,也就無人多留,也不存在鬧洞房一說。
  柳二郎走到新房門口,感覺心都快要從嗓子眼蹦了出來,他喉頭上下滾動著,吞了吞口水,潤一下自己乾澀的嗓子,伸手推開了房門。
  新房內,小桃紅聽聞房門被打開的聲音,立刻正襟危坐,挺直了脊梁,整個人都有些僵硬。
  柳二郎見小桃紅一直坐著,立刻快步走過去,輕輕把蓋在小桃紅頭上的蓋頭取了下來,「身子僵了吧?靠著歇會兒。」
  燭光下小桃紅低垂著眼,長長的睫毛在臉上撒下一片陰影,臉頰微紅,燭光跳動讓小桃紅顯得朦朦朧朧,說不清、道不明的好看。
  待看清楚小桃紅的模樣,柳二郎有些不太會說話了。柳二郎以為平時未施粉黛,十分樸素的小桃紅已經很好看了,沒想到原來小桃紅還能更好看。
  見柳二郎揭了蓋頭就不動彈,小桃紅抬眼看了看柳二郎,發現柳二郎直直地看著自己,小桃紅有些不好意思。她入了門,便隨著夫家人喚他,「二郎,你……天不早了……」說著小桃紅的聲音弱了下去。她本想說天不早了睡覺吧,但是這種情形下說這種話好像在暗示,總之說什麼好像都不大合適,索性不說了。
  柳二郎手忙腳亂地把蓋頭放在一旁,渾身僵直地走到床邊坐下,看著小桃紅的側臉,柳二郎的嘴唇翕動了幾下,卻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彷彿過了許久,柳二郎聲音乾澀地道:「小桃……我們、我們歇息吧。」
  小桃紅點了點頭,「嗯。」講真的她很不好意思,想著要跟柳二郎同床共枕了,心跳就跳得不大正常,且不說萬一等會兒柳二郎要……本來是正常事兒,可是兩世都沒什麼經驗的小桃紅不免有些緊張。
  自顧自糾結了一會兒,最後小桃紅想開了,左右已經是夫妻,這一步總是要走的。她不懂最多就躺著不動,閉著眼睛,想來柳二郎會主動。
  想明白,小桃紅也就不矯情了,將就屋裡的水洗了把臉,伸手把頭上的髮釵取下,頭髮放了下來,把大紅嫁衣也脫了,身著中衣兩三下爬到床上,躺在了裡側。
  柳二郎倒被小桃紅麻利的動作弄得一愣一愣的,頓了頓才動手解開腰帶,把外衣脫了放在一旁,走過去吹滅了僅有的一支蠟燭,上床躺在小桃紅外側。
  藉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柳二郎能看到裡側被子凸起一個弧度,還能看到小桃紅背對著自己,露出一個略為削瘦的肩頭。他不自覺吞咽了一下,聲音低沉沙啞,「小桃,妳睡了嗎?」
  頓了頓,裡側的小桃紅才應道:「沒呢。」
  柳二郎伸出結實的臂彎,環上了小桃紅纖瘦的腰,「小桃,轉過來吧,讓我抱抱妳。」
  小桃紅僵了僵身子,最終不再背對柳二郎,轉而平躺,側頭看著柳二郎。藉著月光只能看到柳二郎的輪廓,彼此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見小桃紅轉過來,柳二郎收緊臂膀,稍微使勁,小桃紅就整個兒被嵌進柳二郎懷裡。柳二郎灼熱的鼻息噴吐在小桃紅臉側,燙紅了小桃紅的臉頰與耳垂,不過在黑暗裡是看不見的,小桃紅只是自覺耳朵燒得慌。
  柳二郎的手臂越收越緊,兩人緊緊貼在一起,柳二郎的呼吸明顯粗重了許多,聲音帶著些許沙啞,呢喃道:「小桃……」
  而小桃紅壓根不敢動彈,她彷彿透過中衣感覺到了什麼,就在大腿處,就在這時柳二郎蹭了蹭,小桃紅的感覺更加明顯,那一個圓柱體一般的東西。
  好似感覺到小桃紅的僵硬,柳二郎伸手握住小桃紅的手,「小桃,我知道妳怕,今日妳也累了,我不對妳做什麼的,妳幫幫我。」說著,牽引小桃紅的手朝下身去。
  小桃紅自是任由柳二郎把她的手覆在物件上,說實話她對這東西有些好奇。當感受到物件滾燙的溫度,小桃紅的手不自覺縮了縮,引得柳二郎倒抽一口涼氣,柳二郎大手強硬地抓住小桃紅的柔荑握住下身滾燙的物件,不讓小桃紅縮回去。
  小桃紅的第一感覺是好粗啊,她的手不算小,卻只是堪堪握住而已。
  在小桃紅發呆的時候,柳二郎喘著粗氣道:「小桃,動一下。」
  咳,小桃紅僵硬地上下動了動,卻是不敢使勁兒,只是輕輕的,聽聞這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然而這種舉動無疑是隔靴搔癢,柳二郎的額頭滲出汗珠,最後忍不住大手覆上小桃紅的手,牽引小桃紅上下動作。
  小桃紅吞了吞口水,感覺柳二郎使了好大勁兒啊,說好的最脆弱呢?
  直到小桃紅的手都有些痠,手心更是覺得十分熱,手裡才感覺脹大了幾分,隨後一手黏稠。柳二郎的胸口劇烈起伏,粗氣喘了一會兒才起身去找東西來擦。
  小桃紅感受著手心的黏稠,小說都說射出來的東西滾燙,好像並沒有,這東西只是與體溫差不多,若不是感覺到黏稠,她都不知道柳二郎已經出來了。
  收拾完髒東西,柳二郎復又上床,把小桃紅圈在懷裡。小桃紅聽著柳二郎強有力的心跳聲,覺得一切都如同作夢一樣,她已經有了丈夫。
  眼皮越來越沉,最終兩人相擁睡去。

  ◎             ◎             ◎

  按理成親三天後要回門,但是小桃紅一家已經全都在柳二郎家住下了,自然用不著回門。他們這幾天就是陸陸續續在處理小河溝屋子裡的東西,把能帶走的帶到上楊鎮柳二郎家裡,不能帶走的就賣了,要嘛送給王嬸兒家。
  家裡糧食帶不走,小桃紅就把它賣了,還有許多拿不走的傢俱都便宜一些賣給了小河溝的人,林林總總賣下來居然有了近三兩銀子。
  而大伯母一家得知小桃紅要搬去縣裡,還專門來探口風,想著是不是連他們一同跟著小桃紅搬走。小桃紅自然看得出他們的小九九,於是委婉地告訴他們,不帶他們一起走。
  知道跟著一起搬走沒戲,大伯一家轉而把主意打在了小桃紅家的糧食與東西上面,想著小桃紅走了拿不走,那些東西自然歸他們所有。然而小桃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把家裡的東西處理得差不多了,能拿走的拿走了,不能拿走的賣了,完全沒給他們出手的機會。
  不過小桃紅還是送了一張床與一個大缸給大伯家,雖然大伯一家人愛貪小便宜、愛算計,但是總歸是親戚。而且她還送了許多東西給王嬸兒,差別太明顯總是不好的,會讓大伯家與王嬸兒家膈應,他們可是鄰居,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最終小河溝那間屋子只剩下間屋子了,小桃紅長舒一口氣,終於把第一步完成了,接下來是第二步,去江樹縣探聽,了解情況與行情,買間屋子就可以搬過去開始買賣了。
  小桃紅是個行動派,要做什麼就去做了,當即與家裡人商量了一下,請人瞧了個黃道吉日,她要與柳二郎一同去縣裡看看情況。
  出發當日,小桃紅與柳二郎早早起了床,收拾一番去鎮上集市趕搭牛車,他們不能在縣上多留,至多明日就要回來,於是他們得早些到縣上,就有充裕的時間去了解江樹縣。
  當小桃紅兩人趕到集市的時候,牛車上已經坐了兩個人,小桃紅與柳二郎都不認識,他們也不多話,把錢遞給車夫,爬上牛車找了一個位置坐定。又等了一會兒,在小桃紅他們之後才來了一個人,車夫看看天色,覺得時辰差不多,便不繼續耽擱,趕著牛車朝前走。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