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彪悍總裁來討婚
【6.2折】彪悍總裁來討婚

臉紅紅BR1051--桔子

會員價:
NT1186.2折 會 員 價 NT118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桔子
出版日期:
2019/03/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就怕上司變老公
NT118
銷量:12
王爺忙寵妻
NT118
銷量:4
逼婚不下床
NT118
銷量:10
夜夜催婚
NT118
銷量:12
睡妻條件
NT118
銷量:42
彪悍總裁來討婚
NT118
銷量:35
囚妻
NT118
銷量:53
總裁不想被放生
NT118
銷量:32
孕妻是天價
NT118
銷量:102
脅迫的欠債同居
NT118
銷量:97
天降惡夫
NT118
銷量:73
收拾小秘這麼難
NT118
銷量:92
愛上他的那一夜
NT118
銷量:40
從婚條件
NT118
銷量:66
賜婚記
NT118
銷量:22
總裁的小虎妻
NT118
銷量:76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118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118
銷量:297
一百零一夜
NT118
銷量:196
十年一夜
NT118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118
銷量:179
離婚有點難
NT118
銷量:165
長夜難枕
NT118
銷量:150
夜劫
NT118
銷量:148
王妃不管事
NT118
銷量:147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118
銷量:137

再追小女人,又哄又拐,怎麼也捨不得凶她一句;
大男人強勢,高冷霸道,依舊對他愛得不可自拔。



他們是彼此的初戀,一個是理科學霸, 一個是術科學霸,
男的高冷帥氣,女的漂亮迷人, 本是不該有交集的兩人,
卻誤打誤撞的成了男女朋友。 直到柏翔川不告而別,
丟下她成了全校大笑話時, 曾雯霜告訴自己,
這輩子跟柏翔川老死不相往來。 誰知五年後,
這個高冷男卻成了她的頂頭上司, 她還來不及辭職走人,
就被他打包帶上床給辦了。 他啃了後還不饜足,不但對她死纏爛打,
討好賣乖, 還很強勢的說,他不是前任,因為他們沒有分手。
曾雯霜恨不得踹他幾腳,追她的男人排了幾條街,
她才不稀罕他,可這話不說還好,一說不得了。
柏翔川就是個小心眼的,竟把她折騰得死去活來,
還撂言,她要是再不乖一點,小心讓她下不了床!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第一章

 
  「聽說了嗎,今天執行長就要來公司視察了?」
  「真的?不是說要下星期嗎?」
  「是臨時決定的,聽說執行長剛好有一場會議取消了,所以行程就空出來,順便來我們公司看看情況。」
  「那怎麼辦?我好緊張,萬一表現不好執行長一個生氣,會不會裁員?」
  曾雯霜剛踏進公司大門,就聽到來往的同事們議論紛紛,腳步頓了一下,她臉上揚起笑容,拍拍其中一名同事的肩膀,「別自己嚇自己了,執行長那麼忙,哪裡有空來搭理我們這種小職員?頂多就是到時候讓我們在公司門口迎接一下,鼓個掌,真正負責接待執行長的是總經理,我們該幹嘛就幹嘛。」
  「雯霜,妳和秘書姐姐關係好,有沒有拿到第一手的消息啊?新執行長性格怎麼樣?」同事甲立刻湊過來。
  曾雯霜搖頭,「收購我們公司的可是跨國集團,我們這種小公司根本就入不了那真正的執行長眼,說不定這場收購都不是執行長負責,頂多就是在最後的收購合約上簽了個字而已。今天來我們公司也就是露個臉,別說我們都被收購了,卻連執行長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啊?那妳也不知道執行長長什麼樣子?」同事乙很失望。
  「不知道,好啦,妳們別想了,不管執行長是恐龍還是天仙,都和我們沒多大關係。只要他願意給我們發薪水,那就是我們的老大。」曾雯霜笑瞇瞇的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打開電腦。
  曾雯霜目前就職的是一家網遊公司,工作性質是美工人員,之前開發了兩款益智遊戲投入市場,反應還不錯,就被著名大企業納川注意到了,經過一番洽談,公司便被納川收購了。
  都說背靠大樹好乘涼,曾雯霜覺得公司被收購是件好事,只要他們好好做,不僅不可能被裁員,指不定以後的福利待遇還會更好。之前就聽說了,納川的薪資待遇在圈內是出了名的豐厚!
 
  ◎             ◎             ◎
 
  上午十點半,經理通知下來,說是執行長到了,請各部門注意一下,務必給新執行長留下一個好的印象!
  曾雯霜將手繪板放在一邊,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和同事們一起走到公司門口,分開兩隊站成一排。
  沒過一會兒,皮鞋踩在大理石地面的清脆響聲響起,曾雯霜有點好奇的轉過頭,就看到經理站在一名身材修長,樣貌雋秀的男子身邊,滿臉笑容開口道:「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公司的新執行長,柏翔川,大家鼓掌歡迎!」
  曾雯霜眨眨眼,覺得自己是不是幻聽了。
  等她將視線真正落在那位據說是新執行長的人身上的時候,停頓一秒,嘴唇微微張開,隨即迅速垂下了腦袋,恨不得現在面前出現一個坑,把整個人都埋進去。
  心中一萬隻草泥馬飛奔而過。
  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種場面下見到初戀男友,納川可是家族企業,現任繼承人據說是總裁唯一的兒子,是天之驕子!她的初戀男友有這麼富有嗎?
  以前沒發現,不可能不可能,絕對是她看錯了,說不定只是同名!
  可是她現在連抬頭確認到底那人是不是她初戀男友的勇氣都沒有,怎麼辦?
  「大家好,我是柏翔川。」柏翔川的聲音很清冷,也不囉嗦,只簡單說了幾句話,就和經理以及開發部的幾個大神一起進了會議室。
  在場的大小主管一離開,整個辦公室緊繃的氣氛頓時鬆散開了,曾雯霜有點出神,只聽到身邊的女同事們興奮的尖叫著,「沒想到執行長會這麼這麼帥,看起來還很年輕,不到三十歲吧?」
  「天啊,我感覺我那乾枯的心終於又活過來了!我宣佈,從這一刻起,我是執行長的腦殘粉了!」
  「妳們就別想了。」有男同事酸溜溜的開口道:「執行長日理萬機,我們這種小公司,頂多就是年終的時候把報表呈上去給執行長過目一下,平日裡哪裡有機會看到執行長的身影。」
  「沒關係,我們以後就是納川旗下的子公司之一了,好像公司每個月都有期刊,發布公司的新動態,我們一定能經常在上面看到執行長英挺的俊顏,這可就是我以後的精神食糧了。」
  「雯霜,妳肯定和那群花痴不一樣,我看妳就很淡定。」男同事氣呼呼的,轉頭發現曾雯霜居然臉上一點激動的表情都沒有,頓時笑著道。
  曾雯霜有點恍惚的點點頭。
  拜託,一個為了出國拋棄她的前男友,重逢的時候她沒拿刀把那個混蛋大卸八塊都算是她很善良了,怎麼可能還會花痴?
  好吧,雖然她沒拿起刀的主要原因是她意識到兩人之間差距太大,她怕是還沒近柏翔川的身,就被他身邊的保鏢給按在地上了。
  原來他家世這樣出眾,難怪當初要出國歷練,毫不猶豫的甩了她,好像也在意料之中了。
  曾雯霜抿了抿嘴巴,埋著腦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又忍不住低低的哀嚎一聲,腦袋一下一下的嗑在桌沿。
  「妳不是傻了吧?」同事拍了一下曾雯霜的肩膀,「幹嘛跟自個兒腦袋過不去?」
  「沒有,我就是突然想起一點事情,有點煩躁。」曾雯霜抬起頭對同事笑了笑,拍了拍臉頰要自己振作起來。
  雖然這些年她已經很少會想起柏翔川了,但是這麼突然重逢,她還是有點不能接受。有些人最好還是安安分分待在記憶的角落裡再也不要出現在生活裡比較好。
  只是再見一次面,對她而言都是打擾。
  嗯……她要不要辭職呢?
  可是柏翔川好像沒認出她來,而且目前她好不容易在公司混了一個首席美工的職位,薪水待遇不錯,同事之間相處也很好,最關鍵的是,柏翔川作為納川的領頭人,應該也沒什麼時間來操心旗下一家小小子公司的事吧?
  曾雯霜就在這麼糾結的想法中渡過了煎熬的一天,最終還是下定決心,辭職算了。
  她發現自己還沒有釋懷當初的事情,一點都不想看到柏翔川。一想到自己居然要在柏翔川的手下工作,就心煩氣躁。
  這人說出國就出國,她也不是非要攔著他破壞他的前途,但是他好歹跟她說一聲,就那麼不聲不吭的走了,明明是她和他之間的感情問題,她居然是最後一個知道自己是被甩了的人?
  實在太過分了!
 
  ◎             ◎             ◎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時間,曾雯霜立刻收拾東西準備起身走人,恰好會議室的大門被打開,柏翔川率先走了出來。
  曾雯霜看到這一幕,瞬間轉身坐回位置上,經理跟在柏翔川身邊,對辦公室的員工說了一句,「大家下班吧。」就送翔川離開了。
  曾雯霜一直坐在位置上,等了好一會兒,估摸著柏翔川的車肯定都開出好遠了,這才跟做賊心虛似的緩緩吐出一口氣。
  想想又覺得自己孬種,分明是柏翔川以前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為嘛不敢見人的居然是她?
  拎著包包下了電梯,曾雯霜走出公司大門,正打算過馬路去坐公車,一輛低調的黑色賓利就停在她面前,車窗一片漆黑,也看不清裡面是什麼情況。曾雯霜疑惑的瞥了一眼車窗,正打算繞過車子繼續過馬路,就看到車窗緩緩降下,柏翔川那張帥得人神共憤的臉就這麼露了出來。
  心裡咯噔一下,曾雯霜的表情有點僵硬,但她還是裝作很淡定的視而不見,埋著頭踏著匆匆的腳步離開。
  「曾雯霜。」柏翔川開口喚她。
  曾雯霜才不打算理他,埋著腦袋只恨自己腳上怎麼沒裝風火輪。
  「妳等一下!」柏翔川直接拉開車門下車,一把抓住曾雯霜的手臂。
  「你幹嘛,放開我!」曾雯霜大力掙扎了一下,發現柏翔川的力道很大,她根本掙脫不開,這又是在大馬路上,繼續糾纏下去只會影響交通,只好被動的教柏翔川拉著往回走。
  砰的一聲車門被打開又關上,曾雯霜瞪著眼睛看著柏翔川,發現對方根本不理睬自己,最後還是只能默默的鼓著腮幫子把安全帶繫好。
  「你到底要幹嘛?」曾雯霜竭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冷漠一點。
  「還記得我吧?」柏翔川輕哼一聲,雙手握著方向盤,「在公司不是一副恨不得從來不認識我的模樣嗎?」
  「你這是在責備我?」曾雯霜氣極反笑,「怎麼?當時那種情況你難道是很希望我大聲叫出你的名字,然後和你來一場久別重逢的擁抱嗎?」
  柏翔川沒說話。
  他當然知道那不可能。
  「妳不要生氣了。」許久,柏翔川像是無奈似的,吐出這麼一句話。
  曾雯霜一瞬間還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生氣?是哦,她這場氣生得有點久,都好幾年了呢。
  「你想多了,我們現在只是陌生人而已,我還不至於那麼小氣,對陌生人都要生氣。」曾雯霜心裡梗著一口氣不舒坦,說完了,才想起問柏翔川,「你打算帶我去哪裡?」
  「吃飯。」柏翔川說道:「妳中午也沒吃什麼東西,一定餓了吧?」
  「你開會那麼忙,真難為你還有空注意我吃飯沒有。」曾雯霜語帶嘲諷。
  柏翔川那一瞬間清楚的意識到,他還是高看自己了。
  他知道曾雯霜一定會很生氣,他也作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才再次出現在她面前,然而真的看到了這樣冷漠的曾雯霜,他還是覺得……沒有辦法接受。
  他已經被那個開朗的,可愛的,狡黠的曾雯霜給寵壞了。
  「霜兒,我們冷靜下來,好好說會兒話,可以嗎?」柏翔川低聲說道。
  冷不丁被柏翔川叫出小名,曾雯霜立刻清醒了。
  她何必還要覺得憤怒?
  她現在和柏翔川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就是吃頓飯,就像是高中同學敘敘舊咯,沒什麼大不了的。
  「好啊。」她可有可無的點點頭。
  兩人畢竟這麼多年沒見,就算心中對彼此沒有怨懟,怕是也難有以前的熟稔。
 
  ◎             ◎             ◎
 
  這晚,柏翔川帶曾雯霜去了一家很有名的高級法式餐廳,需要預約的那種。
  「不錯嘛,才剛回國,就把知名餐廳都摸清楚了,應該沒少帶女孩子來吃吧?」曾雯霜嗤笑一聲。
  「只有妳一個。」柏翔川搖頭說道。
  「這話我不信。」曾雯霜諷刺道:「你當初也跟我說你明天要去親戚家吃飯,誰知道第二天你就直接出國了。」
  那種所有人都知道了唯獨她一個人被矇在鼓裡的感覺,印象實在太深刻,曾雯霜就是想忘也忘不了。
  對於這件事,無論柏翔川有多少理由,在曾雯霜看來都不過是藉口。
  多年之後,柏翔川也意識到自己那時確實太懦弱,連分別的話都不敢親自向曾雯霜開口,出國之後他給曾雯霜打了那麼多次電話,之後每年回國也總是要去她家門口走一走,可惜這麼多年,兩人竟是沒一通電話也也沒再見過一次面。
  或許真的是沒有緣分……
  想到這裡,柏翔川的臉色有點冷。
  就算是強求也好,他是絕對不可能放過曾雯霜的。
  「我記得你以前說過,以後要讓我帶妳吃燭光晚餐。」柏翔川親自為曾雯霜拉開椅子,看著曾雯霜坐下,才打了個響指。
  很快,餐廳裡面的燈光暗了下來,正中央放置了鋼琴的地方被一束光打下來,有鋼琴師坐在那裡,開始演奏。
  曾雯霜這才意識到,這家餐廳今天竟然是被柏翔川包場了,他早就作好準備。
  換言之,今天她和柏翔川的重逢,也許並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預謀。
  她不僅沒有覺得驚喜,反而只覺得心情越加複雜。
  當初他離開的時候沒給她任何交代,現在回國了,也還是突如其來,沒給她任何作準備的時間。
  他總是這樣,自顧自的,不曾考慮過她的感受。
  紅酒很好喝,牛排很好吃,鋼琴曲子也很優美,坐在她對面的那個男人也很帥。
  這一切都曾經是她高中時期,殷殷幻想的場景。然而現在,曾雯霜切下牛排送進嘴裡,心裡毫無波動。
  遲來的彌補比路邊的狗尾巴草還要廉價,她又不是狗,被主人傷害了躲起來傷心了,只要主人再次招招手,她就又能繼續甩著尾巴蹦躂上去。
  「好了。」吃完最後一口牛排,曾雯霜放下刀叉,抬起頭看著對面的柏翔川,「飯也吃了,舊也敘了,我們就此別過?」
  柏翔川愣愣的抬起頭看著曾雯霜。
  莫名就有了一點可憐兮兮的意味,曾雯霜心有片刻的柔軟,但是很快又硬了起來。
  不行,曾雯霜,妳不可以心軟!
  他裝作可憐巴巴的樣子妳就原諒他了,那妳也太傻了!
  這人一向是這樣的,平日裡對她高冷得不得了,一旦做錯了什麼事,立刻抓住妳心軟的毛病對妳示弱。
  妳上了那麼多次當,可不能再繼續上當了!
  「我看你好像也沒什麼別的事情了,那就這樣吧,我先回去了。」曾雯霜說著,就要轉身拿包。
  「我送妳。」柏翔川立刻也跟著起身。
  「不用了。」曾雯霜搖頭拒絕。
  「妳一個女孩子,單獨回家我不放心。」柏翔川難得失了鎮定。
  曾雯霜停住腳步,扭頭,像是很詫異,又有點諷刺的模樣,「柏翔川,我已經大學畢業整整一年了,畢業後這一年裡,我都是獨自一人上下班的。」
  柏翔川心裡有點難受,知道在這件事上,終歸是他做錯了,所以怨不得她現在用這樣的態度面對自己。
  但是今天這個場景也不是太出乎他的意料,早在柏翔川準備好一切打算再次出現在曾雯霜面前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所有的可能性。
  曾雯霜現在對他有抗拒,是正常的。
  但是柏翔川相信,這種狀況,持續不了多久的。曾雯霜這輩子就註定只能和他在一起,沒別的選擇。
  這晚,曾雯霜最後沒能拗得過柏翔川,還是讓他送了自己回家。下車的時候曾雯霜在心中糾結了很久,覺得自己還是應該禮貌的對柏翔川說一句謝謝。
  柏翔川微微頷首,看著她下車了,才突然開口喚道:「霜兒。」
  曾雯霜的背影僵硬了一下,才回頭,「幹嘛?」
  「沒事。」柏翔川微微一笑,「早點休息。」
  我們,來日方長。
  曾雯霜沒出聲扭頭就走,心想柏翔川這人高中的時候就一肚子壞水,每次這麼笑的時候就絕對沒好事,只是以前柏翔川都是坑別人,如今可不能坑她。
  她今天可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給他下了冷臉,把自己樹立成了一個特別有原則,絕不原諒他的女人,可不能破功了。
  以後可不能再和他見面了,不然指不定自己哪天就落了下風。
  不行,她得辭職!
  而且一定得儘快!
  她明天就辭職!
  說做就做,回家後曾雯霜開了電腦,立刻寫了辭職信,就等著明天早上一上班就交給主管。
 
  ◎             ◎             ◎
 
  第二天一早,曾雯霜拿著辭職信朝經理辦公室走去了。
  「經理我……」想辭職三個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曾雯霜就看到經理笑瞇瞇的朝自己招手,「雯霜?正好,我有事跟妳說。」
  「嗯?」曾雯霜有點疑惑的上前。
  「妳看,這是總部昨晚發過來的郵件,恭喜,妳升職了。」經理笑著說道。
  「什麼?」曾雯霜覺得自己有點懵。
  「是不是驚喜太突然,有點接受不了?」經理笑著打趣道:「納川的總部可是要求很高的,要進去不容易。不過妳一直都很優秀,昨天柏總來開會的時候,特地看了一下我們美術部的設計稿,著重表揚了一下妳的作品,昨天晚上調職公文就來了。」
  曾雯霜張張嘴,沒能出聲。
  「去了總部要繼續加油,納川的待遇可比我們這兒好得多,妳要好好把握機會!」經理語重心長的拍拍曾雯霜的肩,「好了,去收拾收拾東西,今天去去納川那邊報到,對了,妳剛剛是找我有事嗎?」
  「沒……」經理都這麼熱情了,她也不好意思現在潑冷水說她想辭職。
  只能暗歎柏翔川動作太快,讓她連辭職的機會都沒有。
  曾雯霜歎了口氣,也不明白柏翔川到底想做什麼,難道還真想和她再續前緣?
  問題是,她可是會害怕的,畢竟當初被拋下的恐懼印象實在太深刻,曾雯霜總想著,這種事有了一次就不會有第二次?
  再說了,她都和柏翔川多少年沒聯絡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經歷了那麼多,又怎麼可能還和以前一樣?也許他再和她相處一段時間,就會覺得她現在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指不定柏翔川就會意識到,也許他只是在懷念高中時候那種純純戀愛的感覺,而不是真的對她曾雯霜這個人有什麼期待。
  想到這裡,曾雯霜又有點難過起來。
  當初就是她一廂情願追柏翔川,當時柏翔川可是全校女生的共同男神,當時要不是被她撿了個便宜,柏翔川怎麼可能會和她談戀愛。
  這段感情說現實點,就算最後柏翔川確確實實負了她,那也是她占了便宜。
  回座位的曾雯霜因為私人物品不多,一個小紙箱子就裝完了,接受公司其他同事的祝福後,她安靜的抱著這紙箱,搭車去納川總部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