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分類>臉紅紅>臉紅新品 > 商品詳情 睡妻條件
【4.4折】睡妻條件

臉紅紅BR1052--石秀

會員價:
NT854.4折 會 員 價 NT85 市 場 價 NT190
市 場 價:
NT190
作者:
石秀
出版日期:
2019/03/22
分級制:
限制級
促銷活動
  • 評分:

  • 購買次數: 點擊次數:
  • 評價:

    0

相關商品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NT118
銷量:4
水噹噹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8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8
不情願的總裁夫人
NT118
銷量:11
寡情總裁被撩了
NT118
銷量:32
秘書與賣身契
NT118
銷量:32
隱婚契約
NT118
銷量:22
花了十年試婚
NT118
銷量:18
就怕上司變老公
NT85
銷量:56
王爺忙寵妻
NT85
銷量:30
逼婚不下床
NT85
銷量:55
夜夜催婚
NT85
銷量:51
睡妻條件
NT85
銷量:68
彪悍總裁來討婚
NT85
銷量:57
囚妻
NT85
銷量:88
總裁不想被放生
NT85
銷量:54
孕妻是天價
NT85
銷量:126
脅迫的欠債同居
NT85
銷量:118
天降惡夫
NT85
銷量:85
收拾小秘這麼難
NT85
銷量:109
購買此者還購買
夜夜難寐
NT85
銷量:233
婚後千千夜
NT85
銷量:299
一百零一夜
NT85
銷量:200
十年一夜
NT85
銷量:182
半夜哄妻
NT85
銷量:181
離婚有點難
NT85
銷量:168
夜劫
NT85
銷量:158
王妃不管事
NT85
銷量:149
長夜難枕
NT85
銷量:150
家花怎麼養~兩相錯之六
NT85
銷量:137

女人不好追求,說風是雨,想追也只能由她了;
男人看著冷酷,說一不二,想受也只好順他了。



祈向城覺得感情這種東西,誰認真誰就輸了,
所以他從沒打算玩真的,想要也得到那就夠了。
可林初靜是年少時的他,唯一看上眼的女人,
她卻高傲的甩了他面子,怎麼也不給他追,
只是兜兜轉轉幾年過去,曾經的大小姐變得落魄狼狽,
他竟起了捉弄的壞心。過去的喜歡變成陪睡交易,
她成了他唯一的床伴,林初靜這女人,不碰還好,
一旦碰了,他竟欲罷不能。銜著金湯匙出生的他,
是眾人巴結討好的大少爺,生意場上打滾過的他,
手段狠絕,而女人,玩歸玩,他從沒付出真心。
唯獨林初靜讓他放不下又捨不得甩掉,明明不想承認,
卻還是栽了,這女人讓他栽了兩次,這一回, 他很清楚,
沒有退路,沒有不要,他非娶她不可。


精彩章節搶先閱讀



  楔子

 
  晚上七點,名城休閒會館的餐廳外鋪著紅地毯的走廊上,林初靜與她的助理在服務生的引領下,神色匆匆地走過。
  她臉上化了精緻的妝,五官更加明豔動人,身上優雅端莊的一字肩黑色連身裙,讓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惹火,裸露在外的肌膚雪白如瓷,在燈光下泛著溫潤的光澤,腳上一雙黑色綁帶細高跟鞋,讓她筆直修長的小腿,更顯性感。
  她遲到了,她額上、頸間都沁著汗,抬手輕輕地撩一下烏黑的鬢髮至耳後,細長的耳環熠熠閃光。
  就在這時,走廊的轉彎處走出幾個穿黑色西裝的高大男子。
  看到為首那個神情疏離的那張臉,她脊背僵了一下,但很快便假裝鎮靜,迎面而上。但步伐明顯有點凌亂,那麼多年了……沒想到還會遇見他。
  淡淡的清香,讓對方很快也注意到了她,不過是打個照面的瞬間,對方眉頭皺了皺,但仍然一臉冷漠,徑直走著。
  擦身而過的片刻,訓練有素的服務生跟那男子點頭致意,然後伸手引領著她的客人道:「林小姐,這邊請!」
  林初靜努力地調整一下心情,臉上隨即揚起一抹迷人的笑容,推開門走了進去。
  古色古香,很有格調的包廂內,幾個跟自家服裝公司有生意往來的老闆已經到了,正在交談著。
  「對不起,我遲到了!」林初靜聲音甜卻不媚,因為從小是爸媽寵在掌心的驕傲公主,從來不需要跟誰低聲下氣地說話,從骨氣裡都透著一股傲氣。
  但眼下,時勢不同了,爸爸的公司遇到惡意競爭的對手,對方手段惡劣,欺行霸市,她家生意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這些老客戶都懾於那個競爭對手的威脅,不願意再跟她家合作,她這次來是想說服他們續約的。
  「沒想到這次是林小姐過來和我們談,早就聽說林小姐年輕貌美,一直定居國外,這次回來,林董事長是有幫手了。」其中一個老客戶打量著林初靜,眼神有些放肆。
  「張老闆,我一直在國外學習,這次回來,是因為爸爸有心栽培我接掌家業,以後還請各位老闆多多關照提點。」林初靜落落大方地說道。
  「林小姐,妳爸爸是有心栽培妳,還是讓妳接手爛攤子,妳真的不知情嗎?」另一個平時作風有問題的王老闆笑著打趣道。
  林初靜當然聽得懂對方話裡的意思,她紅唇一勾,臉上保持著微笑道:「事在人為而已,不是嗎?」
  王老闆被她用話狠狠一堵,有點不爽,腆著大肚子拿起酒瓶走到她身邊,一邊往她酒杯裡倒酒一邊說道:「林小姐,別的就不多說了,可是今天妳遲到了,得罰妳三杯酒!」
  「好,我自罰三杯。」林初靜端起酒杯往嘴邊送,就在這時,包廂的門打開了,服務生的聲音傳來,「老闆,裡面請!」
  林初靜望向門口,差點就被口中的酒嗆一下,只見祈向城款款走進,可是她晚上宴請的名單上根本就沒有他!
  她剛想問他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可是和她吃飯的一桌子人都齊刷刷站了起來,臉上是諂媚的笑,「祈總,沒想到你也是林小姐的座上賓,看我們,真的失敬了。」
  「沒事,是我遲到了,我自罰三杯。」祈向城拿酒瓶往杯裡倒酒,很快就喝下了三杯酒。
  林初靜總不能趕人,畢竟在座的人都很給祈向城面子,她端起王老闆給她滿上的酒,再次一飲而盡,緊接著,便是第三杯。
  她酒量不是很好,喝完三小杯,她臉頰已經緋紅,一雙杏眼更是水汪汪的。
  「好了,菜要上齊了,聽說祈總的會館中式料理請的是最有名氣的大廚,做出來的料理是別的飯店領略不到的風味,今天真的是讓林小姐破費了。」
  看著滿桌上等佳餚,在場的人都已經食指大動。
  林初靜微微一笑,「大家盡興就好。」不經意間,她總感覺對方一道灼熱的目光落在她臉上,但她下意識地不去看。
  祈向城在高中的時候高她一屆,那時候他是學校的風雲人物,身邊花花草草特別地多,沒想到多年不見,他成了圈子裡能呼風喚雨的人物,看在場的人對他一臉討好的樣子,她不得不承認,這社會真的很現實。
  酒至半巡,大概有人想到林初靜能請祈向城這座大佛來,多少有點本事,於是微笑看著她道:「林小姐,妳現在是林氏服飾公司的總經理,不知道妳跟祈老闆之間有什麼合作?」說到一半他望向祈向城,「難道說是祈總有意向服裝界進軍?」
  祈向城微笑看著林初靜,他也沒想到,事隔多年會在這裡遇到她,高二那年,她高一,第一眼看到她,他就喜歡上了她,長得好看,身材也好,校慶上,他當著全校人的面追她,沒想到她竟然拒絕自己,讓他很沒面子。之後在學校遇到,他一直很冷漠。沒多久,她就被家裡安排出國念書了。
  剛剛打個照面,可是他漫不經心的一眼就認出了她,身材還是那麼纖細高挑,氣質溫婉端莊,但身上散發的小公主傲氣還在。
  他跟經理瞭解了個大概,知道她宴請客人,還是一群圈子裡有名的色老頭,他不能冷靜了,硬是闖了進來,他的身分和地位,她不知道,不代表別人不知道,他倒是看看,她會不會還像當年那樣不給他面子。
  林初靜一雙美眸望向祈向城,她不知道他的來意,她根本沒邀請他,是他臉皮厚不請自來。她多少也懂察顏觀色,大家會對她態度一百八十度轉彎,是誤會她跟他那層關係。
  「祈總是我的學長,我們之間並無合作,至於他有沒有意向進軍服裝界,這個問題得讓他作答了。」她陪笑,只能說實話,因為她不想祈向城像當年那樣,又做出什麼興師動眾的事情來。
  祈向城笑了笑,「林小姐把我們之間的關係撇那麼清,想必是對當年我們之間的不愉快還記恨在心吧?這杯酒就當是我向林小姐賠罪,雖然有點遲,希望林小姐給我個面子,不要再計較了。」說完,他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
  在座的人立馬釋然,知道他們之間沒有關係,都放鬆了些,想著林初靜也太傻,現在圈子裡誰敢不給祈向城面子?只要能跟他沾上一星半點關係,她還用得著在這裡陪他們這班老頭子周旋?果然是年輕氣盛,嫩了點!
  林初靜當然察覺到大家聽到祈向城那一席話,態度都有了些許變化。只是她覺得今晚差不多可以進入主題了,她笑容依舊地看著大家,「今晚很感謝大家賞臉,我代爸爸來,就是想和叔叔伯伯們談一下續約的事情,畢竟我們合作那麼多年了,一直都取得共贏對不對?」
  「我們跟林董事長交情是不錯,一向以來的合作,林董事長給我們很大的讓利,只是……」張老闆有點為難,有人給他們放過狠話,要是幫林氏服飾,就是跟他們作對,他多少有點顧忌。
  林初靜聽得出來張老闆有些考慮,她忙讓助理拿出合約來,「張老闆,爸爸說,價錢方面我們可以微調,給我們的合作商更大的利潤空間,你可以看看合約再決定。」
  助理把合約分派給在座的人,想著總經理終於用誠意打動了對方,能幫林氏服飾度過這場危機就好。
  可是這時候張老闆口袋裡的手機鈴聲響起,他把合約一放,起身匆匆走到露臺去接電話,很快臉色微變。
  「抱歉各位,我有點急事,先告辭了,等下次我請吃賠罪。」張老闆看也不看那份合約就匆匆離開。
  這下,大家都猜得出來張老闆有點麻煩,沒人敢再和林初靜簽約,怕下一個倒楣的是自己。
 
  ◎             ◎             ◎
 
  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客人都以有事為由,紛紛離席。
  林初靜知道,她的競爭對手手段惡劣,她已經放下身段去懇求那些老闆,可是大家都無可奈何,沒有人想惹禍上身。她看著仍然坐在那裡,一言不發的祈向城,不知道他打的是什麼主意,只是有些疲憊地站起身來,「今天晚上讓學長看笑話了,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祈向城攔住她,她的助理想替她解圍,她不動聲色地搖搖頭,示意助理先出去等她,繼而笑看著把她攔住的人,「不知道學長還有什麼事?」
  祈向城笑,諷刺地笑,「不知道學妹想要學長怎麼關照妳?」
  林初靜抬手理了祈向城西裝衣領,淡淡一笑,「當年我讓學長那麼沒面子,怎敢開口?」
  祈向城捏起林初靜的下頷,看著她飽滿的紅唇,「只要是妳開的口,學長都捨不得拒絕,說吧,想我怎麼幫妳?」
  林初靜看到祈向城眼底的嘲弄意味,「需要學長幫忙的地方多了,只是不敢開口,怕學長身邊的鶯鶯燕燕不高興,所以還是算了吧!」
  說完,她輕輕別過臉去,甩開祈向城捏著她下頷的手,準備走人。
  祈向城從她身後拉住她的手,目光落在她肌膚溫潤如玉的肩上,「跟我上床,我幫妳。」
  林初靜頓了頓,一把甩開他的手,「我是來談生意,不是出來賣的,學長你有這需求不奇怪,只可惜,你找錯人了!」
  祈向城倚在門口看著林初靜離去的背影,捏了捏下巴,饒有興味的樣子,想著總有一天要一口一口啃光那女人。
  林初靜很努力地維持著自己穩定的步伐,但沒有人察覺到她內心的慌亂,狼狽。這麼多年過去,沒想到祈向城那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一點沒變,跟一個女人上床的要求可以隨口就說出來,她冷冷一笑,這種男人,真的可笑至極!一想到公司那一堆爛攤子,她知道自己的重心應該放在哪裡,根本沒有心思理會任何的男人。
 
  第一章
 
  林氏服飾公司股價大跌,股票市場哀鴻遍野,林父在辦公室裡接完一通貨款的電話,一氣之下心臟病發,秘書忙叫來林初靜,一同將他送往醫院。
  「爸爸,你要挺住,不要有事!」林初靜看著吃了速效救心丸,臉色蒼白忍著疼痛的爸爸,滿心焦慮,急著眼淚都掉下來了。
  「爸爸沒事……別擔心……」林父很辛苦,但還是安慰著女兒。他很不甘心,林氏服飾公司是他一手創辦,這麼多年都穩穩當當的,他還想著等自己退休後把它好好地交給女兒,沒想到……
  「初靜,爸爸的公司,一定不能有事……」
  林初靜握住爸爸的手,「爸爸你放心,我會守好它,不會讓它有事的。」
  護理人員把林父推進手術室,門關上,燈亮起。
  林初靜在手術室外踱來踱去,雙手十指併攏,焦慮不安,手指關節泛白。現在爸爸的情況這樣,公司又內憂外患,她真的很怕。
  電梯門打開,一個身影跌跌撞撞走了出來,林母看到女兒,差點站不穩,林初靜忙扶住媽媽。
  「媽,不要慌,爸爸在動手術。」她安慰媽媽。
  「初靜,妳爸爸……他會不會有事?」林母看著女兒,哽咽著聲音問道。
  「沒事,媽,妳來坐一下,等一下手術完看醫生怎麼說,我們還要照顧爸爸,千萬不能倒下了。」林初靜把媽媽扶到手術室外的長椅坐下,不停地安慰媽媽。她知道,媽媽一直人生平順從來沒有過大風浪,性格柔弱,遇事就怕,就亂,只是軟弱地哭。這個時候,她知道自己是爸媽唯一的依靠,她不能倒下。
  「都是我不好,我應該勸他不要太操勞,公司現在很不好,之前我就說讓妳回來幫忙,可是妳爸爸不同意,硬要撐著,如果不是醫生再三囑咐說他這樣下去身體會垮掉,他都不肯叫妳回來,都怪我說他幾句,什麼都聽他的,不自己拿一次主意……」想到老公的身體,林母很自責,不停地埋怨自己。
  「媽,我現在不是回來了嗎,爸爸好好休息一段時間,我會打理好公司。」林初靜用紙巾幫媽媽擦眼淚,安慰著。想起來那場飯局那些老闆的態度,她真的很憂心,從來都是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想到祈向城提的條件,她苦澀一笑。
  林母突然想起什麼,一把握住女兒的手,「初靜,妳一個女孩子家,我不放心!妳去找阿哲,妳和他都訂婚了的,他總會幫我們……」
  林初靜想起宋哲,她的未婚夫,其實她跟宋哲之間只是半年前按爸媽之命訂婚了,兩人並沒有多深厚的感情基礎。不過宋哲一表人才,又是爸爸朋友的兒子,兩家才撮合他們的婚姻。
  她沒有戀愛經驗,其實不懂愛情是怎樣一種感覺,只是覺得那男人合眼緣,有份不錯的工作,就點頭答應了,畢竟爸媽高興。
  她跟宋哲的婚禮,兩家安排在年底,可是眼下家裡頻出狀況,這婚禮恐怕要泡湯了。
  「好,等爸爸手術完,我去找他問問看。」林初靜聽媽媽的,很快應允了。
  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一個小時後,手術室的燈滅了,林父被推了出來。
  「醫生,我爸爸情況怎樣?」林初靜上前,一臉緊張地問道。
  「病人度過了危險期,只是身體狀況很不好,需要住院觀察,千萬不能再受刺激了。」醫生說完,擦一把額上的汗。
  「謝謝你,醫生!」林初靜看著臉色蒼白的爸爸,稍稍放下心來,只是接下來,她不敢想像公司的情況。
 
  ◎             ◎             ◎
 
  林父被推進了病房,林母看著他,林初靜看爸爸麻醉未過在休息,她叮囑媽媽照顧,匆匆離開病房。
  公司外面有人欠薪在鬧,布料供應商又來催拖欠的貨款,她的手機快要響爆炸了,是她調了靜音,才沒讓媽媽知道。
  如今,她已經不再是那個爸爸寵著護著,做什麼事都有爸爸替她撐腰的小公主了,上天像是給她出了一道大難題,不管她想走向哪個出口,都會被卡住,走不通。
  匆匆趕回公司,林初靜先安撫討薪的員工,承諾大家會儘快發薪,然後和布料供應商談。
  因為拖欠布料供應商的不是小數目,而公司的貨因為競爭對手惡意打的價格戰,價錢壓太低,已經虧損太多,資金不能回籠,所以成了最棘手的問題。
  從早上一直忙到下午兩點鐘,林初靜還沒吃午飯,饑腸轆轆,好不容易說服供應商給她寬限三天的時間籌錢,她餓得快要癱倒。
  辦公室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響,林初靜條件反射般身體緊繃,精神緊張,幸好,進來的是她的助理。
  「總經理,我買來了午餐,妳快來吃點吧。」助理把買來的盒飯送到了林初靜面前的茶几上,並幫她打開。
  「謝謝,妳真的是我的救星,我快餓死了!」林初靜有氣無力地從沙發上坐起,抓起筷子,這頓飯,她吃得很香。
  飯後,她拿起手機看了看,宋哲還是沒給她回電話,她又一直打不通他的,可是她真的很需要他的安慰,哪怕是一點點鼓勵,也讓她心裡好過些。
  她站起來拎起包,對助理道:「妳留在這裡,有什麼事情馬上通知我,我要出去一趟。」
  助理表示知道了。
  離開公司,林初靜驅車開往宋哲的公司,她很想知道宋哲為什麼一直沒有接她電話。雖然這半年的時間,他們分隔兩地,但經常有視訊聊天,她覺得宋哲還是很喜歡她的,所以就算在國外有不少追求者,都被她婉拒了,她覺得對另一半忠誠是非常重要的。
  車子停好,她一身幹練的職業套裝走進宋氏集團大廳,正想直接上樓去找宋哲,卻被一把熟悉的聲音喊住。
  「初靜,妳來有事嗎?」
  林初靜回過頭,眼中溢出驚喜的神采,「晶晶,好巧!」
  黎晶晶臉上沒有和她一樣的驚喜,只是不失禮貌地走到她面前,「初靜,妳……妳什麼時候回來的?」
  林初靜看著眼前的閨蜜,看到她狀態很好,似乎已經從半年前的失戀裡走出來了,很為她高興。
  「我回來了,不歡迎嗎?對了,在阿哲這裡工作還習慣?我沒介紹錯吧?」林初靜笑得眼睛瞇成一條縫。
  半年前,林初靜回來訂婚,可是黎晶晶那時候卻失戀又失業,整個人很不好,林初靜很擔心這個閨蜜,經常陪她談心,開導她,又在未婚夫的公司給她謀了一個好職位,讓她一點點走出來。
  黎晶晶看一下四周來來往往的人,拉著林初靜到了樓梯間。
  「晶晶,妳帶我來這幹嘛?我有點事,要找阿哲。」林初靜對黎晶晶的舉動有些疑惑。
  「初靜,我求妳,不要找宋哲好不好?你們解除婚約,把他讓給我好不好?」黎晶晶哀求道。
  林初靜腦子裡轟地一下,一臉錯愕地看著黎晶晶,她的好閨蜜,驚訝了半晌,她才喃喃開口,「晶晶,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愛上他了,一開始,他總說幫妳照顧我,很關照我,可是慢慢地,我發現我喜歡上他了,我們甚至……初靜,妳人漂亮,心地好,追求妳的人很多,可是我不同,那次我們喝醉酒發生關係後,阿哲跟我說,他會跟妳解除婚約……」黎晶晶很為難的樣子。
  林初靜感覺全身血液沸騰,一股噁心的感覺襲來,她轉身就要走,可是黎晶晶拉住了她。
  「拉著我做什麼?我要找他問清楚!」林初靜很憤怒,她無法忍受背叛,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下,都不可以!
  「他很忙,而且那件事之後,他一直對妳有愧疚,不知道該怎麼把解除婚約的事情和妳說,所以求妳了初靜,妳成全我們好不好?」黎晶晶低聲哀求著,卻不忘把最現實的問題拿出來說。
  「解除婚約?」林初靜看著黎晶晶那副絲毫不愧疚的樣子,冷冷一笑,原來多年的閨蜜,她掏心掏肺用真心對待的閨蜜,就是這樣回報她的。
  甩開黎晶晶拉著她的手正要走,可是黎晶晶卻換了一副嘴臉,「妳別找他,那晚我們做的時候沒戴套,我可能懷上他的孩子了!」
  林初靜聽到黎晶晶的話,臉色霎時白了,多年的好閨蜜,果然拿捏很準她的命門,她最無法忍受的,偏偏他們都做了!
  也不怪宋哲遲遲不接她的電話,原來她成了徹頭徹尾的傻瓜,把自己的閨蜜往自己的未婚夫懷裡送!
  失魂落魄地離開宋氏集團,她開著自己的車在馬路上亂轉,淚流滿面,她不知道該如何把這些跟家人說,他們一定會很傷心的!
  也不知道轉了多久,夜幕降臨,萬家燈火,她一向平順的人生,此時此刻糟透了。
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
電子信箱:
諮詢內容:
驗 證 碼:

貼心提醒:書籍若有倒裝、毀損、缺字可換書,請與客服聯絡。

Tel: +886-4-7747612
Email: service@mmstory.com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75元) 
基本運費: NT75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50元) 
基本運費: NT15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60元) 
基本運費: NT6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3-5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20元) 
基本運費: NT12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110元) 
基本運費: NT11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2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90元) 
基本運費: NT9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2-3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4-2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14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7-30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 
所需時間: 1天天就能到達(註)
計費方式: 按訂單計費(基本費:NT0元) 
基本運費: NT0元
免費範圍: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 
配送範圍: 所有地區